劳动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动纠纷

天下一锅烩第四百四十二章肆无忌惮的哭泣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7月12日

天下一锅烩 第四百四十二章 肆无忌惮的哭泣

若水很清楚自己的毛病,越是高水平的吃食,她品味的就越发的细致,有时候只是很小的一个毛病,她也会在心中过一遍,只是出于她追求完美的脾性。请大家看最全!可是,如今这习惯了自言自语的毛病,倒是让白素莲的信心差点被打击的没有了。不过,幸运的是,她也得出了一个结论,白素莲,终于还是在追寻她相公的道路上,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发现了这一点的若水,又怎么可能继续在批评的路上越走越远,她冲着白素莲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说道。

“你的这个点心,进步真的很大。”

原以为接下来会是长篇大论更加不留情的批评,白素莲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结果从若水嘴里听到的,竟然是表扬,她的脸上马上就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进……进步?”

实在是太过吃惊,白素莲都结巴了。

“对啊~你做出来的味道,其实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得多。白姐姐,我觉得,你现在已经对得起你的相公了。”

若水郑重其事的说道。

她一直都知道,白素莲是自觉对不起她的相公的。

从他放弃了自由的游方生活,选择安定下来封闭在湘南县这个小地方;从他与他们的儿子一同死在那场似乎与自己的岳父分不开关系的莫名大火中;从他留下的花点坊,不管是从店面还是人气,都让白素莲一点一点的丢掉了……

若水曾经是在花点坊住过一段时间的,她虽然未曾与白素莲住过一个房间,但是却经常在深夜起夜的时候,经过后厨还能看见里面摇曳的烛光。甚至还有几次,看见了白素莲纤细柔弱的背影,在灯光投下来的阴影中微微的闪动。

若水从未怀疑过白素莲对她死去的相公究竟是有着怎样的深爱,能冲破世俗的爱情,在最美好的时候被骤然斩断,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肯定会伴随她很长的一段岁月,甚至有可能会持续一声。

一个女人,从如花的年纪爱上了一个人,未等老去。就在如水的年纪失去了那个人,这是世间最凄惨的悲剧了~

那无数个夜晚,若水从未去打扰白素莲的回忆,她只是轻轻的叹气摇头,然后默默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现过,也让白素莲的悲伤,不会因她的出现变得不那么从容。

那个时候,若水还不懂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白素莲很难过,却并不能感觉到这难过究竟会到了怎样的程度。直到她从遥远的苦寒之地爱上了一个骗过她、救过她、偷走了她的心、又给了她无数数不清又要不起的爱的人。她这才明白,当爱的那个人,永远都不会回到自己身边的感觉,是有多么的无助与绝望。

她理解白素莲拼了命的想要经营好花点坊,想要重现相公的菜谱。想到可以利用,甚至不择手段的去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的执着,与时间无关,不论世事如何变迁,死去的人在活人的心中,被岁月洗涤过后,剩下的便只剩了难舍的美好。

所以她轻易的就原谅了这个有着悲惨人生的女人,她只是在灰暗中待得太久了,苦苦找不到人生的出路,这才选错了方向。不过。如今让若水欣慰的是,她到底还是找到了正确的出口。

“对,并特意赶在影片内地上映前夕咱们最初相识的时候,我曾经跟你说过。我与你相公其实是一类人,所以,在我们两人最擅长的领域,我说的话应该算得上是最能贴近他的心声的。白姐姐,你信不信我?我说,你相公在天之灵。应该能瞑目了。”

白素莲除了那句结结巴巴一点都不完整的话之外,再没说出其他来。她就只是这么愣愣的看着白素莲,直到若水絮絮叨叨说到最后,她这才突然悲泣一声,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呜咽声就这么再一次隐入了她的手掌内,好像那一声充满了最是复杂情感的悲鸣从未出现过。可是,若水就这么看着白素莲,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的眼中不断地到案发那天往下滑落,即便是这样强忍着,她的箭头还是颤抖的好像风中的落叶。

“白姐姐……”不要哭……

若水理解白素莲,不管是她对过去的执着,还是如今意味复杂的垂泪。她知道,这样浓烈的感情总要发泄出来,白素莲需要的从来都不是安慰,而是认可与肆无忌惮的哭泣。

“想哭,便大声的哭,这里没有人会看你的笑话。”

一直坐在白素莲的身旁,从进了这个屋门之后就再没吭过声的高大壮,这还是他说的第一句话。他这句话,好像是下了一个命令一般,在座的那么多的将士,纷纷都自发自觉的站起身来,转身朝外走去。

他们不知道白素莲的过去,也并不清楚她的相公究竟是什么人,但是她身上浓浓的悲伤,是个人都能感受的到。虽然与这个女人的相识只是短短的不到半日光景,但是这里的每个人都对白素莲的印象非常好,而且他们奉命要保护的若水又对她关心有加,所以众人想当然的就认为,白素莲是个好姑娘,非常好的姑娘。

现在好姑娘哭了,他们这帮大男人既然不知道从何处开始劝,那还不如干脆消失,反正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该告辞了。

身为边关将士,最引以为傲的自然就是撤退的速度。一屋子近十口人,一转眼的工夫就全都跑到门外面去了。沉默的哭泣了良久的白素莲,终于放声哭号了起来。

高大壮深深地望了白素莲的背影一眼,站起身来,刚要也随着出去,却看见自家妹妹突然冲着他努了努嘴,然后小鹿一般的三两下就跳出了房间,然后顺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高大壮还来不及反应,屋里面就只剩了他和一个哭得几近崩溃的白素莲。门外的脚步声纷纷乱乱,但是不一会儿就渐渐远去,高大壮侧耳听了一会儿,感觉应该是人都走掉了,这才抬起了手,想要放在白素莲的肩膀上。但是那手就在半空中一直擎着,却怎么也落不下去。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过敏性鼻炎应该怎么办
北京妇科医院
宝鸡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