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识产权

代表老槐树上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20日

(一)

夏天是小山村最美的季节。绿油油的山,各色各样的花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开着。白的、红的、紫的、黄灿灿的漂亮极了。弯弯的小河像一条玉带由北至南环绕了半边村子,此时更加清凉怡人。老槐树村村口的一棵老槐树变得更加婆娑。不知道老槐树有多少年了,听爷爷说,爷爷的爷爷时就有了。老槐树大概就由此得名吧!老槐树矗立在村南,不知道它承受了几百年来的沧桑,更不知道有多少人曾伸开双臂,去拥抱它长满皱纹的树干。它是村里历史的见证人。像老人在守候着村庄,又像在张望远方的亲人……。

午后,村南老槐树下,乘凉的人多起来。王大妈和刘婶在纳鞋底儿,陈老奶奶和韩婆婆在摇着扑扇说悄悄话。狗剩儿和小丫丫吃着甜糖儿围着老槐树逗圈儿。吴大伯的家门口就是老槐树,仍然像往年一样,搬来小桌,摆好茶碗儿,招呼大家喝水。但是今天吴大伯不同,泡上了茶叶,笑嘻嘻地向大家介绍这是城里的茶叶,贵着呢,就好喝!(那年头穷,家来客人才泡茶招待)大家知道吴大伯家来喜客了,吴大姑姑回娘家了。全村都羡慕呢!十年了,吴大姑姑随丈夫在外,千里迢迢的。其实婆家就是六里地以外的豆腐石村。但是人家丈夫在东北做军官,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呢!吴大姑姑手拿小凳来了,近四十的人了,白皙的瓜子脸,嵌着一双重眼皮的不大不小的眼睛,梳着马尾巴辫子,仍然像年轻的模样。吴大姑姑的嘴甜,开朗、快活!这个大嫂那个大妈地叫着端茶倒水,大家亲热着……。寒暄过后大家津津有味地听着吴大姑姑讲山外的新鲜事儿……。

太阳渐渐西斜,大家还在听着笑着,吴大姑姑更眉飞色舞了……。一阵清风吹来,传来了山歌声,歌声由远而近:

山村旮旯别有天,山路弯了多少弯。

河水清清洗你面,保证让你美如仙。

金山窝来银山窝,花生地瓜咱不缺。

上个坡来下个坡,肩膀担担喜唱歌。

这时,吴大姑姑停住了说笑忙问:“谁家的小子唱得这么好呢?”

“你王大妈家的大娃啊!”吴大伯接着说。“他姑,让你笑话了,俺家小子瞎编的呗”。这时大姑姑才真正留意王大妈,老多了啊!仍然小个子,小脚,小脸、小髻。虽然刚才露出一丝笑容,但是眉头似乎锁着什么心事。吴大姑姑出嫁的时候他家是村里最穷的一户了,人口多,只有大个子王大伯一人到生产队挣工分。自然就分粮少,年年不够吃的。

“男高音呢!自编自演了,比我们城里的人唱得都好!”

“咱山里穷呢!没几个上完小学的,大娃子灵着呢!26的人了,他大姑心好见识多,操心给娃子说个媳妇啊!”刘婶说。“咱山里穷也不能穷一辈子,你说呢老大?”

“那是当然的!”吴大伯接上话茬。山歌停止,大娃子牵着牛,挎着一篮子猪草走上坡。好小子!足够一米八的个子,宽肩膀,宽脸庞,粗眉毛大眼睛,黑黝黝的脸。穿一红色背心,挽着裤腿儿。吴大姑姑上下打量着。

“姑姑来了!”

“成大小伙子了,快回家歇歇吧!”姑姑笑着嘴砸巴着。

人陆续回家了,王大妈紧握着姑姑的手:“大妹子,就靠你了,咱儿什么都好啊,就是咱穷,老大不找都在下面压着,我愁得睡不着觉啊!”“嫂啊,咱自家耙子上柴禾呢!这事情我包了,明天让娃子去照张相片我走时拿着,我婆那村真有个漂亮大闺女呢,叫英子,我早就瞥上她了,看他们的缘分吧!”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两只大手紧握着……。

(二)

一周后吴大姑姑带上了大娃子的一寸彩色照片回了婆家。那是吴大姑姑让大娃去县城里特意照的!

豆腐石村位于我村老槐树上游六里地,是个山清水秀风景秀丽的地方,也是个靠老天爷吃饭的地方。村里百把人的日子也是这样紧巴巴的过着。村最东边,五颜六色的喇叭花爬满了篱笆的一家便是英子的家。五间低矮的茅草屋乘载着一家七口人的喜怒哀乐。英子有三个哥哥,三十多岁的大哥一直未娶,男婚女嫁的年龄正值59年到62年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山里的野菜都挖光了,山里的树叶都尝遍了,饿死的、病死的、食物中毒的年年有啊!哪有钱娶媳妇呢?一家人撑着,艰难地维持着。28岁的二哥,是村里最俊的男子汉,凑和娶了驼背的二嫂,有什么办法呢!二哥习惯坐在门槛上抽着丝瓜叶卷的烟,牙齿熏得黄黄的,现在毕竟有后了。妈妈看着孩子们悄悄的落泪,多少个不眠之夜啊!哭瞎了一只眼睛。值得欣慰的是25岁的三哥参军了,成了光荣人家,给家人带来了生机,带来了希望。英子最小,今年22岁了,人长得特漂亮。修长的身材,眉如柳叶,樱桃小口,绯红的两腮,水汪汪的眼睛。一条大辫子垂在脑后跳动着。村里人左看右看英子就像七仙女,一家人把她视做掌上明珠,父母决心给她找个好婆家,走出山旮旯。

太阳落山了,天边出现了红红的晚霞,有的像矗立的山峰,有的像奔腾的骏马,形态万千,漂亮极了!吴大姑姑早早吃过晚饭,准备去英子家,但感觉尚早,信步向村西池塘边走去,因为满池的荷花每到夏天馨香四溢,红的似火,粉的如霞,白的像雪,碧绿的大玉盘舒展在旖旎瑶池中,如仙境一般,这里是她最喜欢的地方了。吴大姑姑远远望去,一绿衣女子坐在池塘边,脚放到池塘里,出神地望着晚霞映照下的池面。近了,更近了,是英子!

“英子!”“英子在啊!巧极了,正找你了!”

“大婶也来了!”英子起身找了两块石头,俩人在池边并坐着。“英子,婶给你物色一对象!”英子脸刷一下更红了。

“俺不找呢,婶子,一辈子不嫁!”

“傻闺女啊,那个女人不走这一步啊!婶子给你找的这个俊着呢,像电影演员呢!你看照片。”婶子说着从兜里掏出用信纸包了好几层的照片递给英子。

“他啊,大娃子,认识!”

“认识?”吴大姑姑惊奇的问。“怎么认识的?”

“就不告诉你!”英子红着脸起身跑了。“别跑啊,我去你家找你妈!”

“明天吧!妈不在家!”

“明天吧!妈不在家!”看来这闺女有意思。吴大姑姑美美地想着……。

夜里,英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两次大娃子的形象闪在脑海闪现……。

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老槐树村放电影。那年代电影希罕呢!十里八乡的大姑娘小伙子翻山越岭,带上手电筒来看呢!老槐树村村北的场院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香蕉冰糕 分了!”卖冰糕的小伙子尖叫着引来许多人的笑声。放影员正在做准备工作,机旁电灯下一小伙子特别引人注目:高个儿,高出别人半截儿,宽宽的肩膀,穿红色背心。粗眉毛,大眼睛,黑黝黝的四方脸儿,正和放影员忙碌着。外村来的山娃子们也调皮的很,站在后面耐不住了,打起逛来,只听“咳”的一声向前一拥,前面爬得爬,倒的倒,此时,笑的,哭的,叫的,骂的乱成一团,一小朋友被砸在地上哇哇直哭。大人急了吼起来,后面又是一阵逛。危险呢!这时候,只见红衣大娃站在凳子上,举起拳头,大声吼道:“那个王八蛋在捣乱?要出人命吗?有种的站出来!是好兄弟老实呆着!”真灵呢!大家乖乖地停下来。“好样的!大娃子!”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巴掌一响,全场鼓起掌来!大娃子的形象,大娃子的名字留在了英子的心中,也留在了观众的心中。

一年过去了,山还是那座山,场院还是那个场院。听说大娃子村又演电影了,英子和她的伙伴们又来到了放电影的场院。电影开始了,放的是《智取威虎山》。大家聚精会神地看着。

夏天是孩儿脸,说变就变,天忽然刮起了大风,幕布被风刮得摇摇摆摆的,大家看着看着,幕布的一角折叠过来,影响了放映,放映停了下来,放映场骚动起来!只见大娃子挤出人群,像猴子一般几下就爬上线杆,麻利地拴紧了绳子。喇叭里传来放影员的声音:“大家安静一下!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感谢大娃子!放映现在开始!”掌声又起!……。

不知什么时候英子睡着了,嘴角挂着微笑……

(三)

清晨,天下起雨来,雨点打在门前的苹果树叶上啪啪直响,苹果红了格外艳了。英子从甜蜜的梦中醒来,不由得心跳加快起来,去老槐树村看电影才几天啊真想再见到他。

晚上,雨还在沥沥的下着,吴大姑姑撑雨伞到了英子家。英子连忙洗茶碗、下茶。吴大姑姑介绍着大娃子家的情况,家人静听着心里热乎着。照片大家传着看着,小伙子还真长得不赖呢……!

英子妈五十多的人了,梳着短发,耳后两只黑色的发卡在灯光下发亮,她一直沉默着:这么多年了啊!山里谁家的日子她不知道啊!老槐树村也是穷得叮当响的村子。唉—再也不能嫁给山娃子了。“他婶,让你操心了,英子她姥姥身体不好,我要去侍候一段时间,英子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英子妈握着吴大姑姑的手送别,老人有病是真,不同意这门亲事更是真,也得给别人面子啊,不能一棍子把媒人砸死吧!

吴大姑姑走了,大家静坐下来,英子妈发话了:“英子,娘是过穷日子过怕了的,咱找个山下人吧!”父亲和二哥在吧嗒着烟,大家默认了。英子沉着脸回自己屋子了。

山口村位于老槐树以西15里地,也是一个小山村。每逢五、十是大集。英子妈去娘家,赶集买菜就是英子的了。英子昨天就把那件人造棉绿上衣洗了,配上只有走亲戚时才穿的青裤子。对着镜子,仔细的梳理好自己的乌黑发亮的大辫子,早早步行到了集市。集市位于山口村的南北大街,顺着山势大街北高南低。北边是琳琅满目的布匹、衣服等,中间各种各样的水果、小百货。……,最南边是蔬菜市场。三三两两的人从四面八方走来,摊主以十二分的热情招呼着客人!英子来了,一条大辫子在屁股上摆动着,那身材,那脸蛋,那绿色的小褂,多少人驻足,多少人回眸,多少人发出啧啧声!半年不赶集了,因为目前市场上供应的琳琅满目的抗菌防臭袜、抗菌内衣及其他种类抗菌产品即是有力的佐证。 为了进一步证实这一趋势只有折点花布做衣服妈妈才让英子去。毕竟家里不宽裕的钱妈妈算计着,虽然集市不大,但是英子先去瞅了花布,反复的看颜色,仔仔细细的看布料,不停的问价钱,想着如何和妈妈讨衣服!然后又去看鞋子、头绳。时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度过,英子就这样在集市东瞧西望的……忽然脚下被什么拌了一下,“哎哟!”英子尖叫一声,摔了个嘴啃泥,世界上有30多个国家的弹道导弹能打击美国、美国盟友或美国海外驻军。近期叙利亚和克里米亚事件充分说明西红柿、土豆撒了一地,到处滚动着。英子连忙爬起坐在了地上,原来脚踩到了石块上!脚扭得好疼!立刻有人围拢来,

连疼带羞的英子眼里嵌着泪花。想起来,但是太疼,动不了!这时,挤进一位高个子,穿白背心的年轻人,二话没说一把把英子扶起,两颗炙热的眼睛在一刹那的碰撞中迅速移开,两人的脸同时泛起红晕。“崴着了吗?”英子挪动了几步!“不要紧,能走!谢谢你!”此时,大娃子才不好意思松开了手!

“你怎么知道我?”大娃子红着脸结结巴巴的问!

“我是豆腐石村的去你们村看过电影呢!”

“见过。来我们村两次了是吗?”

“是的!我叫“英子!”

“恩,早知道你了!”大娃子的脸又一阵羞红!这时已经有好心人把西红柿、土豆拣在篮子里,放在英子脚前!

“我家有事情先走了!你千万慢点走啊!”这时,大娃子的表情才自然起来!

大娃子走了!英子望着他高大的背影站了好久……!

(四)

又是大集了,大娃子早早来了,在集市上追逐着英子的影子。短短的小平头,白色的短袖褂,肩背一黄色书包,未褪色的“为人民服务!”几个字还清晰可见!粗眉大眼的他眼圈有些发黑。五个难眠之夜,英子炽热的眼神,粉嫩的脸,樱桃小嘴……老在恼海里晃动,多少次心的狂跳,多少次美妙的遐想,多少次心底的涌动……。他好希望快点见到她,他想她!

英子第一次去老槐村看电影,天已经很黑,微弱的灯光下,英子惹人的模样夺来多少男女老少的目光,羡慕的、妒忌的……多少人指指划划,窃窃私语。在偶尔换片的短暂的灯光下,大娃子趁机远远的偷看,嘴里匝巴着!……

英子来了,仍旧挎着那小篮子,仍然穿着上次的衣服,一副阴沉沉的脸,慢腾腾地走着。大辫子不再左右摆动。大娃子快步迎上去!“英子,好了吗?”

“好了,多亏了你!”英子说着很不自然的低下了头。

“什么呢!都是应该的!你买什么我和你买?”英子喃喃的说:“那事我妈不同意!”

“什么事呢?”

“我俩的事啊,你不知道?”大娃子的脸刷地一下红了!

“好象听我妈和我姑嘀咕过。但是没人告诉我啊!”大娃子又结巴起来!“是你啊?你妈为什么……不同意?”大娃急切地问!急切中仍带着结巴!

“我……我们山里穷呗!”英子吱吱唔唔地说,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英子,穷能让尿给憋死吗?我们有一双勤劳的手,日子都是各人过的,总有一天穷的面貌要改变的,你说呢?”英子点了点头。

“你妈不同意不要紧,我们仍然是好朋友!”

“真漂亮的一对啊!”行人用羡慕的而眼光看着他们,英子更不好意思了,低着头!“你别和我站在一块,村里人知道了,我怎么有脸出来!”大娃子知道,那年头,村里如果有人谈恋爱,唾沫星儿也会把你淹死!

“你买吧,这集我妈让我买了2斤盐.不需要买什么了,只是来看看你!我远远的陪你”

就这样,大娃子远远的站着,看着英子把应该买的东西买好。英子走上了回豆腐石村的路,大娃子在后面保持一定距离跟着,英子没有拒绝!

豆腐石村快要到了,大娃子看看前后,赶紧跨上几步:“英子,下集我还来,我等你!”英子点头,头也不敢回进村了!

英子和大娃子就这样在集市上见着……。

共 51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农村题材的小说不多,这是一篇新时代的《小二黑结婚》故事,英子和大娃子是很般配的一对,但因为山里太穷,他们的婚事遭到了英子家人的反对,他们能否冲破家庭阻力,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们期待着。[:猪不戒]

1楼文友: 1 :19:15 一段农村爱情故事,有媒人客串的爱情故事,在作者笔下娓娓道来,颇耐人寻味。

2楼文友: 17:27:1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太极集团
漂洋过海来帮你!藿香正气口服液等中成药驰援印尼,协助抗“疫”
齐齐哈尔看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