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
当前位置: 主页 >> 刑事辩护

原始战记 第七十七章 卷尾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原始战记 第七十七章 卷尾画

邵玄后半夜睡着之后,睡得很沉。而且,许久没做梦了,这晚却梦到diǎn东西。

其实邵玄也不知道梦到的是什么,梦里一片绿色,流动的绿色,周身都被这种带着清新感的绿色包围。每一次呼吸,吸进这些绿色,邵玄就感觉浑身舒畅,感觉身体每一处都被重新冲洗过一般,就如布满灰尘的地面,被清凉的水冲刷干净,整个人像是被净化过。

不如以往那样的紧张和压抑感,邵玄只觉得非常畅快,从未有过的轻松,狩猎的疲惫和各种不爽都变得微乎其微,恨不得仰头长啸。

一切变化,寂静无声,却又震慑心魂!

早晨,太阳出来时,众人便被这片绿色大地上各种声音吵醒。不过,让众人完全惊醒的是一个战士的急促的声音。

“头儿!头儿你快过去看看!!”那名战士刚从树下爬上来,扒在树洞洞口,对正拿着兽皮卷看的塔説道。

众人原本还在打哈欠的,立马一个激灵。

刚才説话的那战士的语气明显是现什么非常特别的东西,虽不至于有威胁,但应该足够奇特。

不仅是塔,其他人也紧跟着下去。

邵玄最后一个出树洞,在洞口朝下看了看,队里刚才匆匆忙忙下去的人,都围在他昨晚设的陷阱旁。

“这个到底是什么?”

“长得好奇怪,这是手脚吗?”

“树的手脚?”

“这东西死了吧?”

“我戳它它也不动,应该是死了吧。”

“你们将它解下来看看。”

“……这个怎么解?”

“唉呀直接扯呗……”

“嗑嗑你住手!滚远diǎn!没轻没重!”

那边围着一圈人,塔让人将困在套索上的东西解下来,却现,无从下手,捆绕着的线还是昨天那种白毛连接而成的,割也不好割,还得防备着别把被套索捆着的东西弄坏。

陀拿着石刀比划了半天,还是放弃了,伸长脖子看看周围,见邵玄正不紧不慢地下树,赶紧招呼道:“阿玄,快过来,你设的陷阱里面有东西!”

刚才还喧闹争论的人,一下子安静了。

这陷阱是邵玄昨天设的,偏偏一晚上还真猎到diǎn东西。昨晚还有人冷嘲热讽呢。

阿索瞥了眼站在旁边的大头目,只见大头目面无表情,一副在深思的样子,对陀刚才招呼邵玄过来的话似乎并未听见一般。

邵玄走过去,原本挤在旁边的人赶紧让开,让邵玄靠近。

昨晚邵玄并没有设太多陷阱,毕竟他对这片地方不熟,也没得到其他人的支持,再加上时间紧迫,别人不会等他,所以只随意设了两个,又现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有分泌一种非常粘的树胶,便弄了diǎn过来。

而现在,在他涂抹树胶的地方,有一个东西粘在上面,看上去像是青色的树枝组成的简易骨架,有“腿”有“手”的,只是没有复杂的手指而已,“脚趾”倒是有三个,略长,像爪似的。

邵玄没想到这种树胶微干之后竟然会这么粘,昨天取的时候还只是跟普通的胶水差不多,现在直接升级为特级胶水了。他本是想着,若是晚上有东西跑得快的话,就先用这些树胶将它粘住,沾了树胶就算能再跑,度也会有所下降,而这时候,套索也会将经过这里的物体捆住。

而另一个陷阱里面则是套着一个足球大的棕灰色圆球。一阵风吹来,原本被白线组成的袋困在里面的圆球却突然出嗡嗡的声音,然后顺着风的方向飞去,只是因为被白线袋困住,又被拉扯回来,因着力道来回弹,让白线出铮铮的如弦震动的声音。

“原来昨晚上听到的就是它弄出来的声音啊!”守夜的人説道。

“我昨天也听到了,真没想到竟然会是个这样的球。”

“头儿,这东西是什么?”阿索问道。

塔将视线从那个奇怪的绿色的骨架上挪回,看了看那个还在白线上弹动着的球,掏出兽皮卷,打开到兽皮卷的后面三分之一处。

兽皮卷前面三分之二的部分是他们每次来这里都会仔细寻找的,排除季节因素,这个时节能找到的他们都每次过来能找到大部分。而后面三分之一则是极难寻到的东西,用巫的説法,遇见即是幸运。

正因如此,他们没特意去寻找过,以往的前辈们也很少会碰到卷后列出来的事物。几年前另一个狩猎队的大头目、与塔同为领候选人的归壑找到了兽皮卷卷尾的一种植物,献给巫之后得到了巫极大的赞扬,在巫心中的分量就更高了。

归壑的名字当年是巫给取的,是巫的侄孙,论关系,自然比塔要亲近,若非塔的父亲是领,他压根就没有与归壑争的可能。尤其是近两年,归壑带队成果一直比塔要好,这也是为什么塔急着想找到更多卷尾植物的原因,甚至迫不得已将主意打到邵玄身上。

但塔没先到,还真被他们遇到了,更让塔心情复杂的是,这些东西,都是被邵玄抓到的。

昨天他还嫌弃这些东西是小道,消磨意志的玩意儿,今儿就感觉脸上被抽了一巴掌,响亮响亮的。

若是以前知道用这种方法能抓到列在卷尾的东西,塔绝对不会嫌弃这些“小玩意”。

“这是风球,卷尾画之一。”塔指了指兽皮卷靠近卷尾的地方一个圆球状的图。

邵玄也凑过去看了看,兽皮卷上的画很简陋,但圆球上的孔洞的确跟被抓住的那个圆球一样。

“嘿!太好了!”阿索搓着手,乐道。要知道,他们找到卷尾植物的话,在巫那里所记录的功绩会更多。

其他人也面露喜色。

“那另一个呢?”陀问道。

众人顿时又静下来,等着塔的话。他们刚才看风球的时候,并未在卷尾画上看到这种植物。

那东西的“脚”粘在抹了树胶的地方,腰部以下被白线缠绕着,也正因如此,它就算抬起了一只“脚”也未能逃脱。

除此之外,众人现,这东西有“胳膊”有“腿”,还有由几根青绿树枝组成的躯干,唯独少了“头”。

塔看着那个缺了“头”的支架,神情莫名。

“我刚加入先遣队的那时候,巫和前任大头目跟我们讲过一些事物。”塔指了指被捆着的绿色骨架,道:“它有些像巫曾经提过的一种植物,青贼。”

“青贼?”

“那是什么?”

“有用吗?巫也没画在兽皮卷上。”

众人説道。

塔笑得让人感觉心里毛毛的。

“有用吗?有用!太有用了!如果真是青贼的话,咱们就立大功了!!相传,用青贼制作出来的药,能让人拥有更强的夜视能力!”

众人闻言,齐齐深呼吸,然后,呼吸越来越粗、越来越急。

夜视能力,这是众人一直想要的。

为什么大家如此忌讳黑夜?因为在黑夜里,他们的视力大幅下降,即便是中、高级图腾战士,对着黑夜也怵,所以狩猎队极少在夜里狩猎,而是躲在山洞或者树洞里。

部落的战士们曾经猎杀过各种各样的野兽凶兽,其中有不少是夜间行动的凶兽,有人曾説吃了那些夜行动物的眼睛之后,人在夜晚会看得更清晰,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至少吃过的人并没有感觉到多少提升,或许确实有效,但效果甚微。

如果,这真的青贼……

十二岁女孩经常心绞痛是什么原因
玉林正骨水的功效
狮马龙活络油用于肩颈痛效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