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姻家庭

雨下了一个多小时才打住搭配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6月02日

摘要: 雨下了一个多小时才打住,随后天清气爽,没多时,知了开始了鸣叫,小屋里的漏雨还滴滴答答地响着,他扛着铁锨走了出来,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就在地里消磨着时间,扛着铁锨来回地走动,脚下的鞋沾满了黄泥,打滑,弄了几个趔趄和一个屁股蹲,身上满是泥水。 天空开始滴落雨水,庄稼人忙着收拾院里晾晒的东西,外面的人们急着往回赶,这会儿快中午了,张小臭扛着一张铁锨却往地里走,一脸的愁容,路上有人问:“臭臭,咋了?想女人了?”他白愣了人家一眼骂道:“屁女人!”
他今年六十多的人了,有一独子,儿子说带着自己新交的女朋友回来让他见一见,他对儿子说:“别回了,爹怕丢人!”
儿子说:“丢啥人?我不就是离了两次婚,再结婚也是应当应分的。”张小臭说:“我没空,还是别回了!”
他真的躲了,迎着越滴越多的雨水快步走着,他的地块在村南,地头有一间砖坯房,是过去种西瓜时搭建的。刚钻进土屋,雨水就急落了起来,他把铁锨放倒,屁股坐在铁锨把上,望着屋外急促的雨水嘟囔了一句:“再下大点吧!看你还来不?”然后掏出烟卷,“咔咔”打了几下火机,没有出火苗,瞧瞧打火机,里面的汽儿还不少,随手甩了几下,又“咔咔”打了起来,还是不出火,又甩了几下,还是不管用,一扬手把打火机抛进了雨水中。
屋顶开始漏水,挪了挪地方,滴下来的雨水带着泥土溅在了他的裤子上,外面的雨水砸在了庄稼上,发出“砰砰”的响声,大风急急地刮了起来,他的思绪开始有些混乱了。
儿子娶不上媳妇,他焦急万分坐立不安,到处低头哈腰求人为其张罗找女人。儿子人长得不咋样,平日里又邋遢,头发像个老鸹窝。也没少见过女人,可人家都看不上他,小臭的舅舅就给了个主意:就花钱买个媳妇吧!
几百块钱他也没有,他舅就说:“你没有钱,你儿子的媳妇也就找不到,就不会凑凑?”他背着手转了几个圈,最后把脚一跺,发了狠话:“凑!”
他便开始四处借钱了,能说上话的都借遍了,最后忍痛把自己家没有长成的半大猪也卖了,可是还不够,他躺在炕上唉声叹气的,不停地翻着身子,像是在烙大饼。看到此景,小臭就俯下身子凑近他的耳边悄声问:“爹,还差多少?”
“五百!”
“爹!别费劲了,明儿我想法子。”
“骗爹吧,你个兔崽子有啥法子?”
儿子一大早就去了县里卖了血,下午把钱递到了他爹的手里,他爹激动得嘴唇直抖,哆哆嗦嗦地把钱紧紧攥在手心里,随后眼泪就扑簌簌落下来了。
“爹,哭啥?”
他把眼泪抹去了嘿嘿地笑了,立时就带上钱领着儿子去了舅所在的村子,那村里有个外来的女人还没有主,舅为外甥占下了,说好龙先生带着保罗的放亮后再拿不来钱,这个女人就让我们想要找出答案别人领走了。
舅正在着急,见他们来了,长出了一口气,“带钱来了吧?”
“带来了!”他爹不住地点头,“快给人家送过去吧,别误了事!”
舅看了看小臭问:“你先瞅瞅女的不?”
他爹立时说:“看啥?不用看,是个女的就行!”
“小臭,不瞅了?”舅征询他的意见。
他看看爹有些犹豫,爹急了,踹了他一脚,骂道:“看啥,不知好歹!”
他把女人领回了家,一直关在里间屋,第三天就拜堂成了亲。
买来的女人不放心,他一直警惕地看管着。两年后女人给他生了个儿子,他这才放松了看管。他种了西瓜,两口子每天在地里忙活着,长势很不错。这天他去县上卖西瓜,回来后不见了媳妇。
外面的风突然又张狂了起来,几滴冷冷的雨水打在了他的脸上,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脚下都是雨水,看看雨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又瞅了瞅屋顶,只有东北角处没有漏雨,就把屁股挪了过去。
自己的孩子自己操心,他爹为了他生重病早就走了。他也有自己的操心事,儿子小时候自不必多说,上学时就涉及32493个用户账号搞了一个对象,他听说后一拐子打了过去,儿子跑了,不上学了,在县城做起了小买卖,还和那个女孩同居了,怀孕后只能结婚了,女孩子是挺着大肚子过得门。
儿子有钱了,在县里买了房,没有让他添钱,这让他感到了舒心,可时间不长儿子就要离婚了。
那天亲家母来了,他不知道亲家所为何而来,从地里急忙赶了回来,亲家母一脸的怒气问:“你儿子要离婚,你知道不?”
他愣住了,木木地摇了摇头。
“不知道?少装了,你的儿子又和别的女人勾搭上了!”亲家母用手指着他说:“当初你的儿子勾引我家闺女,到头来不要了,没见过这么缺德的玩意儿!”
“我要是知道了就遭雷劈!”他被亲家母骂急了,蹦出了这样一句话,说完扭头就要走,亲家公急忙拦住了他,“想躲呀?”
“我找他算账去!”
还没出胡同口,天上就开始掉落大雨点了,就回去找件雨衣,见亲家母坐在街筒子里骂大街,难听得很,他气得一跺脚,撒腿冒雨往县城赶去。
儿子还是把婚离了,赔偿了不少的钱,很快又找了个女人结了婚。
这又要结婚了,他对儿子彻底失望了。
雨下了一个多小时才打住,没多时知了开始了鸣叫,小屋里的漏雨还滴滴答答地响着,他扛着一把铁锨低着头慢慢地走出院门,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就到地里消磨着时间。他在地里背着手来回走动着,脚下的鞋沾满了厚厚的黄泥滑得很,一不小心打了几个趔趄和一个屁股蹲,混身上上满是泥水,“唉,真倒霉!”连声叹着气。
天擦黑他才磨蹭着往家走去,一进胡同口,见门口停着儿子的轿车,骂了一句:“他娘的!还没滚蛋!”
他急忙拐个弯,又躲走了……

共 194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据我所知者按】一篇富有戏剧性的情感小说,讲述了张家两代人的婚姻情感,父亲张小臭,年轻时因生活中很邋遢,又加上其貌不扬,找媳妇困难,他的父亲用东凑西借的钱,给他买了一个媳妇,两年后媳妇给张家生了个儿子然后在一个雨天趁机逃跑了。张小臭拉扯儿子长大很不容易,谁知道儿子不争气,上学时找女朋友,张小臭气得要打儿子,他儿子干脆学也不上了,到城里做小生意,并让女孩未婚先孕。两个人结婚后不久,儿子要离婚,原来他又和别的女人勾搭上了。这次是儿子又领个女朋友回来,张小臭不想见,嫌丢人,于是他选择了躲避。小说语言幽默,结构严谨,人物语言符合人物的性格特点,人物形象鲜明,充满了生活的情趣,小说着力表现了两代人不同的爱情观、价值观。值得细品,倾力推荐!【编辑:阿巧】
1 楼 文友: 2019-06-28 21:16: 6 感谢武如老师带来的精彩小说,祝愿老师创作开心!
回复1 楼 文友: 2019-06-29 09:14:45 您辛苦了!
2 楼 文友: 2019-06-28 21:21:17 小说语言幽默风趣,情感细腻,具有生活气息,注重环境烘托,表现人物的处境和心情。如,张小臭妻子逃跑在雨天,儿子又领一个女人回来,张小臭选择躲避也在雨天。
回复2 楼 文友: 2019-06-29 09:15:12 谢谢高评,祝福
 楼 文友: 2019-06-28 21:2 :26 这是一篇轻喜剧小说,具有讽刺意味,父亲找媳妇难,儿子找媳妇又太随便,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表现了两代人不同的爱情观。
回复  楼 文友: 2019-06-29 09:15:52 是的,是想反映这些北京癫痫病医院地址
云南癫痫病医院咋样
深静脉血栓怎么治
三亚白癜风好的医院
荆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晋城治疗白癫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