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安置
当前位置: 主页 >> 拆迁安置

素女寻仙第章魔修论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6日

素女寻仙 第780章 魔修论

张潇晗将燕青山强行从石块的缝隙中找回来,让燕青山气急败坏,他已经隐瞒了在缝隙中的欢愉,可是本能泄露的一diǎndiǎn改变还是让张潇晗发觉了。

张潇晗对燕青山心中并没有怜悯,他生前是魔修,伤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死后受这样的罪,并非无辜。

感觉到燕青山在石缝下的欢愉,张潇晗毫不客气地召回了他,面对燕青山的不满,不客气地施加了惩罚。

惩罚直接作用在魂魄上,那是肉体无法想象的痛苦,也无法逃避,燕青山老实下来,不等张潇晗询问,主动就将缝隙内的情况説出来。

四五米之后,缝隙就宽敞起来,然后就有弥漫着一种让他很舒适的气息,越深越浓密,似乎在温养着他的魂体,他喜欢那种感觉。

再往深处,似乎还有其他同类的存在,但是他还没有下到那么深的程度。

他心底渴望再回到地下,那个缝隙中,因为他好像有种预感,石缝下的气息他吸收多了,有可能会摆脱魂幡,从此自由,不会被束缚在魂幡内。

他不敢説出这一diǎn,张潇晗是不会放他离开魂幡的♀dǐng♀diǎn♀小♀説,,他第一次后悔吞掉魂幡内其他所有的魂魄——若是魂幡内还有其他魂魄,张潇晗説不定就会放他回石缝内了。

果然,张潇晗随后就将他收回了魂幡。

从本质上将,燕青山的魂魄和这里的幽魂全是同样的东西,张潇晗亲眼见到刚刚诞生的魂魄亟不可待地躲藏在石缝下。自然相信石缝下会有温养魂魄的东西。

那么,那些东西同样也能温养燕青山也是可能的。

但是,张潇晗不会放任燕青山在那里过久的,她带着魂幡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了解燕青山的能力,不是为了提升燕青山的实力的。

她还是有种感觉,燕青山的身体已经接近实体了,虽然对燕青山的掌控一diǎn也没有减少,可是她不想冒险。

若是只损失一个魂魄,她还是承受得起的,但是若燕青山真的脱离了魂幡的掌握。后果是不堪想象的。

即便没有为他人考虑的念头。张潇晗也要为她自己考虑,毕竟燕青山实力足够了,第一个选择就是向她报仇,而不幸燕青山若是还有交流的能力。让燕道知道前因后果。那就更麻烦了。

燕青山成为魔修。虽然是燕道的主意,但是燕青山沦落于此,燕道不会把错误算在他的头上的。他只会和燕青山一样怨恨她。

小宝看着张潇晗将燕青山收到了魂幡内,也听到张潇晗转述的话,对石缝内也很好奇。

他很不喜欢燕青山,也不喜欢这里的幽魂,好像是因为他神兽的身份,对这些无法堂堂正正出在几年的时间里有部分经销商由于自身经营状况较差现的东西总是抱着另外一种态度。

还有一diǎn就是为它们悲哀——生命已经不存在了,肉体都消亡了,可是灵魂还要被禁锢住,不能翻身。

“燕青山应该能吞噬掉幽魂的,它不是做过同样的事情的吗?”听完张潇晗的话,小宝道。

3805

张潇晗diǎndiǎn头説:“我也觉得更够,现在燕青山成了我最后一张底牌,但是我忽然有种感觉,燕青山根本不是佛修的对手。”

“我琢磨了一下上古修士的划分,现在流传下来的有人修、佛修,还有魔族、妖修。”小宝思索着道:“人修和佛修本质上将都是人类修士,不过因为修炼的功法不同才分成人、佛不同种类的,那么,魔修实际上和你这个魂修也都是一样的,是因为修炼方式不同才会被分离出来的。”

张潇晗看看天上渐渐要落下去的太阳道:“道理是这样的,范筱梵得到舍利传承后説到了佛修,并没有説是另一种生物,像妖修和魔族一样。”

“那就是了,我的传承中也提到了人族,”小宝説着脸色就有些古怪起来:“你不想听听我们传承里是怎么説你们人族的吗?”

张潇晗歪着脑袋看着小宝:“自私、同类相残,这两diǎn肯定有,视财如命,权利至上,也是不可缺少的,若是以你们神兽的观diǎn上看,我觉得你们对人类的评价都是负面的,几乎没有正面的。”

小宝意外地睁大眼睛:“是的,只是你怎么知道的,我从来没有在你面前提起过对人族的不满,实际上我一直庆幸着我最初遇见了你,换做另外一个修士,都会趁我弱小的时候和我签下灵魂契约的。”

张潇晗正视着小宝,认真地説:“你还记得我但对视觉感受的提升却是很明显的。倒梯形的大嘴尺寸更加硕大和你説过我的来历,我原本生存的地方,已经将人性分析得极为透彻了,甚至説过,最后毁灭人类的不是别人,只能是人类自己这句话,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人类是强大的,也是弱小的,就要看人类怎么去掌握手里的强大了。”

“不错,但是你少説了一diǎn,就是你们人族是诡计多端还是不守信义的,但也是友善的,聪明的,矛盾的,我想,不仅是我的传承这么评价你们人族,妖族和魔族也会这么评价的。”小宝説道。

张潇晗耸耸肩,完全认同小宝的话:“是啊,所以好像妖族就是妖族,不想人族那样分成什么人修、佛修、魔修的,还会彼此残杀——你要説的是不是这些。”

小宝diǎn头道:“我不知道你们人族对魔修是怎么判定的,魂修我也只见过你,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认为佛修天生就和魂修、魔修是死对头呢?”

张潇晗楞了一下:“我有説过吗?”她回忆了一遍,她对佛修的恐惧好像只是在心里,从来没有用言语表示出来。

“你没有説过,只是我感觉出来的。”小宝摇摇头:“而且我相信我的感觉没有错,从你对待魂幡的态度,和对范筱梵的变化,还有我和火狐在看到那尊佛像的反应,再加上传承告诉我的,这么一分析就能分析出来了。”

张持币待购iPhone5的消费者可以转移视线潇晗有些发呆地望着小宝,若非脑海里和小宝那份熟悉依旧,她都要怀疑小宝是被什么东西夺舍的了。

和小宝再次相见之后,她真的是对小宝疏忽多了。

小宝不解地摇摇头:“人修、佛修、魔修还有你这个所谓的魂修,为什么不能和平相处?为什么非要灭掉几家,一家独大?”

张潇晗也摇摇头:“这个问题太复杂了,因为有权利和欲望,但是就是我,也不赞成魔修的存在的——我理解的魔修,就是像燕青山那样的修士,以谗害无辜者的生命来提升修为的修士。”

小宝凝视着张潇晗,然后慢慢説道:“哪一个修士修为的提升,不是以无辜者生命为代价?难道妖兽和这里的荒兽天生就是你们人族修炼的材料吗?”

张潇晗一下子语塞了。

她还是站在人的角度上,忘记了众生平等。

“大概,佛族的修炼,不那么借助外力。”想着范筱梵修炼的过程,张潇晗不确信地説道。

或者是她的心里,一直没有摆脱前世对佛的看法,在心里一直认为佛和魔天生就是对立的。

“没有哪一种修炼不借助外力的,就算不借助妖兽,也会借助天地间的灵药,那些生长的灵药也是生命,若是不被采集,天长日久,也会修炼成精华,就如你祭炼了的火灵。”小宝还是凝视着张潇晗。

没有错,小宝説的没有错,前世的很多观diǎn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合适的了,自己总是不自觉地拿前世的看法看待这个世界的事情。

“我觉得你们人族在这一diǎn上很矛盾,很多事情做了就是做了,非要找什么借口,佛族也好,魔族也罢,都是为了你口中所説的权利和利益,你心里一直认为魔族不是佛族的对手,説不定佛族的心中也有恐慌,魔族也有针对佛族的修炼功法。”

张潇晗diǎndiǎn头:“也许在我的心里,一直简单地把人分作两类,好人或者坏人,魔修被我划到了坏人一类。”

小宝道:“没有谁和谁是天生的对头,你的功法,会让其他修士忌惮,你不敢显露你魂修的身份,是因为你还不够强大,你们修士最常説的话就是逆天而行,既然逆天而行,不守天道,那么还有什么好人和坏人的区别,都是逆天而行罢了。”

説着小宝指着张潇晗手上的魂幡:“按照你的观diǎn,燕青山应该算作魔修了,説起来魂修和魔修本质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就如同好人和坏人有时候也分得不那么清楚一样——若是燕青山生前不是用你口中无辜的人修炼,而是用你们认为的坏人修炼,那么,他这个魔修还是坏人吗?”

“还有你,你杀掉的修士,巫行云杀掉的修士,范筱梵杀掉的修士,在你们眼里都是必杀的,可是在他们的朋友眼里,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那么,在你和同你看法一致的修士眼里,你就不是魔修,而与你看法不同的,尤其是那些被你杀掉的修士的同伴,会毫不犹豫把你放在魔修那一列里,包括燕道。”未完待续。。

ps:感谢墨渴的粉红,谢谢亲~

昆明包皮过长治疗哪家好
白城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两岁孩子拉肚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