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合同纠纷

最强影视大抽奖 373 秀珣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最强影视大抽奖 373 秀珣

洛其飞如数家珍的答道:“现在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窦建德与徐圆朗之战,刚收到的消息,是徐圆朗的主力大军不敌刘黑闼,损兵折将无数,看来时日无多,若给窦建德尽取徐圆朗的属土,杜伏威和沈法兴的联军又攻陷江都,我们就会陷进两面受敌的劣局。”

沈牧闭上虎目,收摄心神,好一会儿才轻描淡写道:“立即给我唤宣永和焦宏进来,我要在十日内攻下东海,否则我们的少帅军只好解散了事。”

焦宏进道:“现在东海附近怀仁、琅琊、良城、兰陵、沐阳诸城均向我们投诚,东海的陆上交通完全断绝,若换了别的城市,早要弃械投降,可是东海郡一向以海上交通为主,故实质上还影响不大。”

沈牧点了点头,他早在离开巴陵之前,已然把素素带到了瑶池仙府中,徐子陵却是不知,但他又不能明说,这次徐子陵去巴陵便是白跑一趟了。

宣永和洛其飞离开后,焦宏进独留下来,陪沈牧来到园子,这位少帅仰首凝视星光灿烂的夜空时,焦宏进忍不住问道:“原来少帅打开始便看穿李星元的居心。但当时我们真的半点都不晓得,还以为少帅对他推心置腹,只需试一试他即可完全信任。”

沈牧木无表情的道:“若骗不过你们,怎能骗得倒他。唉!这也只是吹牛皮,当时我至少信了他九成,这李星元定是个一流的骗子,言词恳切,音容俱备。他娘的!”

焦宏进这才知高估他,愕然道:“那少帅为何忽然又觉得他有问题?”

沈牧苦笑道:“今晚不知如何总有些心惊肉跳的不祥感觉,肯定是在某处出现问题。于是把这两天的事逐一推敲,然后才想到问题出在这家伙身上,若误中奸计,我们必无幸免。”

焦宏进佩服道:“少帅果是非常人,故有此异能。”

沈牧岔开话题问道:“还有见秋月那美人儿吗?她的歌喉挺不错的。”

焦宏进不屑道:“不能共患难的女人见来干吗?”

沈牧点头道:“说得好!贪恋美色的岂是创邦立业的人。夜啦!回去睡吧!明天将会是非常忙碌的一天。攻下东海后,李子通在北方的据点将尽丧落我们手上,那时我们说什么话,他只有恭听的份儿。”

商议好攻打东海后的三天,汇集在下邳的少帅军密锣紧鼓,整军备战。

这天早上,沈牧在宣永和焦宏进的陪同下,巡视只有五艘较大战船的薄弱水师,登上其中一舰时,沈牧指船帆道:“水战以火烧为主,不过火箭力强,射上帆席时一径透穿,往往烧不起来,但只要在箭身处用竹枝扎他一个十字交叉,可留附帆上,烧他根的片帆不留。”

众皆称善。

焦宏进心悦诚服的道:“这么简单的方法,我们偏是想不到,少帅的脑筋实超乎常人。”

七艘战船,开离下邳,沿沐水朝沐阳的方向起航。

沈牧卓立帅舰的看台上,自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概,旁边的“小吕布”焦宏进虽亦是高大威武,体型彪悍,不过并肩相比,只能是衬托牡丹的绿叶。

这不单是沈牧特别的形相气质,更因为他稳立如山、渊渟岳峙的姿态和有如闪电而长驻于眼内的锐利眼神,及其传递出来的强大信心。

对手下诸将兵来说,他既是一个战无不胜的统帅领袖,更是所向无敌的绝代刀手,这两个看法加起来,使他这少帅像天神一般的受到尊敬和崇拜。

骤眼看去,船上满载兵员,事实上每船不过百人,合起来也未达一千之数自三天前洛其飞联络上沐阳的李星元,告知进军东海的大计后,驻在下邳的少帅军便作出弄虚作假的动员,以骗过敌人的耳目。真正的作战主力是由宣永率领的一千轻骑兵和洛其飞的探子队,其他人只是摆出佯攻的姿态,包括沈牧这支不堪一击的水师在内。

朝阳在前方缓缓升高,大地充满朝气和生机。

两岸田畴处处,绿野油油。

表面上,他们的计划是分水陆两路进迫东海,以沐阳作支援。水师在出海后,会配合陆路来的少帅军和李星元的沐阳军,把东海重重围困。但骨子当然是另一回事。

船队缓缓拐个弯,转入直道,河面突然收窄,水流变得急促。

沈牧的帅船领先航行,他和焦宏进立在望台上,凝视前方。

大地随西沉的太阳逐渐昏暗。

就在这时,忽然三十多艘战船快似奔马的出现于后方,顺流朝沈牧的少帅水师追来,若依其速度,刚好在毒龙峡中追上沈牧,由于少帅军水师的船体本身早沾染火油,只要再以火箭攻击,保证能使劳师远来的少帅水师全军覆没,计算精确,手段狠辣。

就算远攻不成,因为顺水顺风,兼之东海的水师船大且坚,自可胜沈牧方面小而脆的弱小船舰,若再乘风势与水流下压,将如车碾螳螂,斗船力而不斗人力,稳操胜券。可见东海水师待少帅军过沐阳后才顺流追来,实深符水战之法,掌握致胜的关键。

此时李子云、童叔文和李星元站在帅船的看台上,瞧正逐渐被迫近的七艘敌船,均是乌灯黑火,只在船首处挂上照亮前方水道的风灯,船上旗帜如林,使人看不清船上的情况。

李子云年在三十许间,长相高大威武,戟指笑道:“人说寇仲如何厉害,照我看只是蠢蛋一个,哪有人并排行舟的,岂非一心要方便我们聚而歼之,弟兄们准备。”

战鼓声起,最前头的三艘战船上人人点燃火箭,弯弓待发。

李星元却凑到童叔文耳旁低声道:“似乎有点不妥!”

乍看似是长得道貌岸然,仙姿飘逸,但却生了对坏尽一切的三角眼的童叔文冷冷笑道:“似有不妥又如何?即管他们岸上布有伏兵,我们船上有生牛皮和挡箭铁板足可应付,何况毒龙峡两旁山势险峻,纵想设伏亦只是痴心妄想。所以今趟我们是立于不败之地,问题只在能否把沈牧杀死,好根绝祸患而已!”

李星元细想之下也觉是自己多疑,只好乖乖闭口。

此时前方沈牧的少帅水师驶临峡口,水势转急,双方追逃的船只均呈一泻千里之势。

眼看胜利在望的一刻,最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

七艘少帅战船忽然在湍急的河面停止不前,一字排开,硬把整条沐河像横江船锁般拦,不但船与船间锁连一起,更有缆索把这条船链缚往两岸的大树处,封闭了入峡的水口。

李子云、童叔文等瞠目结舌时,七艘敌船同时起火焚烧,烈焰冲天。

虽明知是自投火海,但前方的七、八艘船哪收得住势子,惊呼连天中,硬是撞往火船去。

紧随在后方的东海水师忙往两岸靠去,以为可避过险境时,两岸杀声震天,由当代第一巧器大师鲁妙子原创的“火飞抓”和“十字火箭”,像雨点般从岸上往送上门来的敌船掷射,火火屑四溅,燃亮了黑夜中的河道,兼之轰隆有声,热闹壮观,但对东海和沐阳联军来说,却是敲响催命的符咒。

李子云终于知道谁是真正的蠢蛋。

毒龙峡口一役,东海、沐阳联军全军覆没,李子云、李星元和童叔文都战死当场。少帅军则气势如虹,进军沐阳,居民开门迎接。东海郡的残军亦知大势已去,乘船逃往江都,把这对外贸易的重镇,拱手让与沈牧。

至此沈牧才真正确立他王国的根基,领地东抵大海,西至梁都,南迄下邳,北达方与,把微山、骆马诸湖附近富饶的农田区都置于辖境内。

将东海、沐阳交与焦宏进管辖后,沈牧与宣永、洛其飞立即赶返梁都,准备应付盛怒下的李子通。

船抵梁都,才知虚行之应召来了。沈牧大喜,忙与他到总管府的书斋商议。

听罢沈牧详述这些日来的发展,虚行之却眉头大皱道:“少帅扩展得太急太促,很可能会出问题。”

沈牧吃了一惊道:“那怎办才好?”

虚行之道:“幸好少帅没有攻取钟离,否则定会惹来江淮军的攻击。现下唯一方法,就是要与李子通修好,助他击退杜伏威和沈法兴的联军,再利用他作南面的防卫;那时就算王世充或窦建德挥军来攻,我们也不用两面受敌。唉!目前我们少帅军虽似威风八面,事实上仍是不堪一击,根本没有足够的防守或进攻能力。”

沈牧苦笑道:“我刚宰掉李子云,李子通怎肯和我修好?”

虚行之微笑道:“即使你是他的杀父仇人,在形势所迫下,他也不得不作修好谈和之计。”

沈牧点头道:“我们可用之兵,大约在一万五千人间,不过绝算不上精兵,还需一段时日训练。照行之意见,是否该停止攻占土地,先设法巩固领土的防卫?”

虚行之摇头道:“现在我们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既然不能往南北发展,我们就来个横面的扩张,明摆出来的目标是竟陵,暗真正图谋的却是襄阳。用的是从竟陵退往飞马牧场的精锐。那我们便可不怕因空巢而出以致防守薄弱。”

沈牧拍案叫妙,顺口问道:“飞马牧场和商场主那边情况如何?”

虚行之道:“那边的情况异常复杂,简言之就是三大寇跟朱粲和飞马牧场之争再加上虎视耽眈的萧铣和杜伏威来的压力。但这形势对我们却是有利无害,说不定还可藉机把一向中立的飞马牧场争取到我们的阵营来,那将是另外一个局面。嘿!飞马牧场的上下人等,均对少帅和徐爷有很好的观感,认为你们才是真正的英雄好汉。”

沈牧眉头大皱道:“听得我有点糊涂了。行之可否把我们该做什么,依次序先后作个详述。”

虚行之沉吟片晌,断然道:“我是打算固内攘外两方面的事同时进行,固内就是建立一个对新旧领地完善的管治与防卫系统,务使百姓安居乐业,政令通行;攘外就是避强取弱,用一切办法避免与李子通、杜伏威、窦建德又或王世充等正面交锋,把矛头指向我们力所能及的襄阳,只要能在东都之南夺得据点,我们便有机会北上争霸,不用退守一隅。”

沈牧待要说话,敲门声起。却是陈长林来了。沈牧拉陈长林,到总管府的花园去漫步,恳切地道:“长林兄的性命是自己的,不须给我,更不用给任何人。大家走在一起,最重要是理想和利益一致;那我可为你而死,你可为我而亡,但分别在仍是为自己。一旦出现分歧,便各自上路,哈!多么理想。”

陈长林苦笑道:“少帅和王世充绝对是两种不同类的人,他要的是盲目的忠心,把个人的利益完全抛开,只以他的利益为先。”

沈牧笑道:“那是所有帝皇对臣子的要求。我怎同呢!对小弟来说,上下之分只是一种方便;最好是大家能似兄弟凑兴般向某一崇高的目标迈进,为受苦的百姓干些好事,挑战各种欺压人民的恶势力。”

陈长林道:“少帅的想法非常伟大特别,令人感动。”

沈牧忽地停步,负手细察小径旁的一株盘栽,沉吟一会儿后,道:“现在我们的少帅军已略具雏形,兵卒的编伍训练有宣永和焦宏进主持,政府的运作有虚行之,侦察通讯有洛其飞,财务粮草有任媚媚,水战有卜天志,假若再有长林兄为我主理海上河上的贸易和建造优良的战船和货船,将可令少帅军如虎添翼。”

陈长林心悦诚服道:“少帅果然是高瞻远瞩的人,不像沈法兴之辈,得势后只顾巩固权力,榨取人民的血汗,掠夺钱财粮草,短视无知。少帅放心,长林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次日,沈牧与众将在船上议事,沈牧忽然惊喜叫道:“是飞马牧场的船。”

两船逐渐接近。

一条人影腾身而起,连续三个空翻,落到甲板上。

众人捧场似的一阵彩声。

沈牧大喜迎上,笑道:“骆方兄你好!”

骆方和他紧拥一下,道:“幸好给我追上仲爷,飞马牧场形势危急,我是奉场主之命到来求援的。”

沈牧道:“发生什么事?”

骆方道:“朱粲、朱媚父女和三大寇结成联盟,正调集兵马,准备大举进攻牧场,听说背后有萧铣在暗中撑腰,只要攻陷牧场,就会进攻杜伏威的竟陵,全力北上。”

沈牧深吸一口气,望向陈长林道:“长林兄有没有把握完成劫马和袭杜两项任务呢?”

陈长林肯定道:“若有志叔助我,可有八成把握办到。”

沈牧道:“那就如此决定,我和骆兄赶返梁都,调集兵马,一边摆出进军援助江都之势,其实却以快骑赶往飞马牧场,以奇兵在三大寇和朱粲会师前,先铲除三大寇,再向朱粲开刀。”

众将轰然应喏。

风帆掉头向梁都驶回去,沈牧与骆方立在船头处,商讨要事。

两人商讨许久,直到夜晚,沈牧伸手搭上骆方肩头,微笑道:“我们先回梁都,如果今晚可安排妥当,明天我们便全速赶往牧场,那时再仔细研究好了!”

心中忽然浮起商秀珣绝美的玉容,心中流过一片奇异的感觉。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子宫内膜炎的症状是
青岛妇科医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