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合同纠纷

引来众人围观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1月16日

女子为讨房产用铁链将自己锁在闹市

用锁链自绑在街头的袁丽年在哭诉自己的无奈,引来众人围观。

一根铁链、一把铜锁,前日清晨6点,袁丽年又把自己的脖子拴了起来。这次是在老莞城家乐福附近,铁链与近一米高的铁板焊在一起。袁说这样谁也赶不走她,大家都能看到铁板上的字。

铁板上印着她对家婆、大哥等亲戚的不满,她执意要以此方式“澄清”自己,“讨回房产”。从3月3日开始,她就这样拴着自己,在东莞城区几个闹市区“摆摊”6天。很多人劝说这样太极端,她听不进。

“维权”两月被赶

大约两个月前,袁丽年在一家广告装饰店定做了个铁牌子,花了100多元。从那时起,莞城黎屋围村附近的街坊都注意到这个44岁的女人。她在家公做的房产前举牌子,这个5层楼的临街门面是个东北菜馆,老板娘说影响生意。

治安队员也来出面调解,袁丽年干脆把牌子举到辖区内堑头派出所门口,民警调解无果。袁丽年说警员还把她带进所里一天,把铁牌拿走了,让她很“不舒服”。当地1名治安队员说,他们对这种家务事很难管。

后来,袁丽年又定做了个一样的铁牌子。有人告诉她房产国土部门会管。她举着牌子去了当地国土部门的大门口,调查无果后被保安劝走。了解到,当地的妇联、村委会也参与调解。袁丽年一直对这种调解结果不满意,她要用自己的方式解决。“这样很烦,都不让我摆。”袁丽年回想说,她举着牌子去了东莞市行政办公大楼、老莞城的闹市区、妇联等地“维权”,被穿制服的人拿走了两个牌子。

索性大街自锁

“做个牌子要100多块,被抢走了我又不能自由摆牌子。”袁丽年解释说,自己的方式不能有效、“自由”地进行。她回想说约一个礼拜前,自己干脆去店铺买了个锁自行车的那种粗铁链。铁链和铁板死死地焊在一起,刚好够把她的脖子和街边的路灯柱捆在一起。

另外,袁丽年还买了把大锁,把自己牢牢地锁在大街上。锁就挂在她的喉咙前,手上空无一物,没有人知道钥匙在哪里。袁记得3月3日第一次在街上自捆,很“顺利”,警察都赶不走她,大家都围过来看。她还专门带了小板凳、窗帘做的大裙子和帆布带。凳子用来坐,带子把自己更紧地捆在铁柱上。“大裙子把自己围起来,人少的时候可以在里面小便,我有时候1摆摊就是一整天。”

3月7日是“自捆”以来唯一被劝走的一次。这天中午,1名读者在东城文化广场看到她后向报料。广场保安、东城派出所民警都在劝说她离开,找适当的方式解决。袁说自己不相信。直到答应随其了解铁牌上的“纠纷”,她才从内裤里掏出钥匙,解锁后在民警的护送下打车回家。

名誉房产都要

据袁丽年称,1990年袁从万江嫁到莞城黎屋围村,黎浩文得了神经病,有7个兄弟姐妹。袁的家公在自己地皮上筹资20余万慢慢建了高楼,这栋楼尔后成了临街门面。袁丽年说其中她从外家拿了约7万,家公曾答应把房产转给夫妻俩,后家公过世。该房产的承租者说是其大哥黎某材在处理出租,这几年的租金每月会给黎浩文元,余款都汇到袁丽年家婆的银行账户里。

另外一个让袁丽年感到恼火的问题是亲子鉴定。袁和丈夫称,其大儿子头脑聪明,丈夫的兄弟姐妹都在背后说袁与其他男人有染。为此,03年袁去做了亲子鉴定。在其提供的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做的DNA亲子鉴定书显示,父子关系属实。

袁丽年说,自己就是为了这两个问题“讨说法”,要澄清自己的名誉,要回“自己的房产”。为了让大家都能看到她表述的“问题”,她在公共场所用铁链锁住自己,“自由地摆摊”。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北京男科医院地址
女性月经血不畅的危害
泰州治疗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