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纠纷

代表轮回之穿梭异界第617章盆丰钵满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17日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617章 盆丰钵满

那长老的脸现在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在那来禀报的还没说的时候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切。请大家看最全!可是他不敢想象,这一切竟然会是真的,而且还是那么的……让人难以接受。

“是谁!到底是谁!”

要和媒体搞好关系

他恨声长吼,可是在周围却没有一人能回答他,只是苦色连连,甚至都不敢去看那长老一眼。

那人知道,这些底下的人是不会以下犯上擅自偷盗的,很有可能是来贼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贼。

要知道,实力不够的基本是到不了这里就会被发现。而那盗贼,就算是现在也没有让人找到,可见实力不同一般。

然而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此时他们口中的那个贼,此时正悄悄的往那内里移动而去。

那长老从开始就没有出门,只是在那里面与他们交谈。也正是借着这功夫,孔瞑一点一点慢慢的往里面挪动过去。整个过程中,孔瞑不敢弄出一点响动,甚至不能留下一点痕迹。

虽然路程很短,可是孔瞑的工作量跟注意事项却有好多,近程自然是慢了一点。索性他们发现的‘事儿’比较多,不然他极有可能是报不上的。

究竟该怎么去说已经无暇去顾忌了,不过孔瞑才懒得去想他们呢,先过好了自己在说。

在通过一番努力之后,孔瞑也终于进到了里面。稍加停顿一会儿,孔瞑一个闪身闪到了一边去,暂时停了下来。

这一路上他都没有停过,哪怕是他体内的能量足够多也显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一路上低空漫步,这不仅是技术活,还是一个打消耗的工程。这一段路程下来,孔瞑的损耗也要有全身的五分之四左右,当然实际是要少一点的。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孔瞑依靠在墙上做了几个深呼吸,随后盘膝坐地,恢复了起来。

好在这里面的能量足够充裕,不然孔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

介于地方的复杂,孔瞑也没有用他的快速吸收法,不然很有可能会被别人先一步的查觉道他的存在。

虽然消耗很多,不过在他的自主吸收以及身体自我衍生之下,恢复的速度倒是不慢,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恢复过来了大半。

孔瞑知道,在这里是不能久留的,不然只会被发现的更快一些。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在于,他对于这里一点都不熟悉,需要不断的摸索。

相比于外边的黑暗,这里面要明亮好多,而且也要温暖一点。不过即使是温暖的感觉,也只是相比较而言的。如果能用春夏秋冬来形容的话,也就是秋的感觉。虽不觉凉,可却寒彻入骨。

紧紧只是一段时间孔瞑就将这里的大概给把握住了,不过却不敢继续深入下去。也不知道这个地方是什么人建造的,竟是跟打地洞差不多,一条条通道错综复杂,好像每一个洞口的那一边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

在没有弄清之前,孔瞑是不会擅自进入的,而他现在所要做的也只是等,等那个什么长老出现,然后跟着他走。

能进到这里其实都是阴差阳错,孔瞑很清楚,所以他知道这种事情只会有一次,过了这次机会就不会有下次了,甚至说这一次都有可能收获不大。

期望是要有的,只是结果不知道会不会尽人意。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孔瞑的力量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正无所事事的闲逛着,却是察觉到了那长老的气息。面色一喜,跟了过去。

那长老不知道为什么脸上有种惊慌失措,好像是收到了惊吓还没有缓过神来。一路上他走的很快,慌慌张张不敢停留,甚至还有一次不小心碰到周边的墙壁,还有走路都差点被绊倒。

心里暗暗藏了个心眼儿,孔瞑更小心的跟了上去。尽管有些不明白是不错,可是他更在意另一件事,想着这地下的存在是不是也是那徐家家主所知晓的。

他知道自己的秘密只有寄托在这长老的身上,只希望他不会让自己失望而归。

那人不知道在自己的身后跟着小尾巴,在走了几个岔道之后,他没入了一个仅有一个通道的方向中。

尽管心中有着迟疑,不过孔瞑还是一咬牙跟了进去。

通道之中不同于外边,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哪怕是孔瞑有着窥源之眼,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大概。

通道开始一段距离很窄只能一个人通过,而到了里面不知道多少米之后,开始了往两边拓宽,越往里面越大。随着那空间的开阔,黑暗也渐渐单薄下去,能看到一些东西的轮廓。

渐渐的,空间中越来越明亮。前面那人的视线能看到什么孔瞑不知道,可是在他的眼中这里面的一切却是跟白日间无异了。

不再受任何影响跟干扰,孔瞑尾随着那人到了一个大厅中。

大厅有用户无奈地发出卖家太多买家不够用不代购之中有着很多烛光,而在那烛光的照映之下,孔瞑能看到这大厅的大体布置样式。

估量一下,这范围大约有七八十平米的大小,正冲着通道进来有一个大门,而大门的两边,在最边沿的地方还有着两道小门。

一大两小的门就平铺在正前方,在中间嫁接的地方则是摆放着两套桌椅,一个上面放着茶具等等,一个上面放着香炉。在两侧也有着一些书桌,上面有堆放着册子跟竹简。

那长老在这里是轻车熟路,很顺溜的走到中间那个门上轻轻巧了几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按照某种规律敲得。

在这功夫中,孔瞑已经将大厅中一切都看在眼中,心里暗暗的记下了。尽管有些诧异这大厅中竟然没有人,不过在想到那人敲门的情况,知道那人或许就在那大门的后面。

一阵之后,那道大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再没有人掌控的情况下慢慢张了开来。好在孔瞑时刻盯着,不然还真有可能进不去。不过就算是他反应很快,最后也差点被夹住衣服。

在进去后,孔瞑虽然想长处一口气,可却生生的忍住了。他相信,一旦自己松懈一下,那么距离暴露自己也就不远了。

孔瞑很明白自己的情况,现在一旦暴露,那么连跑的机会都不会有。当然,如果这里的人足够弱的话,他可以考虑一下把他们打趴下然后走着出去。只是那样的话,可能之后就不会有停歇的时间了。

用他的话来说,能轻松着出去,最好就不选择费力的方式。

在这之中,有着三个人,一个正是徐家家主,只是现在的脸色看起来貌似有些不好,而且气息也有那么一点絮乱。至于另外两个孔瞑并不认识,再就是那个长老了。

三个人外加一个长老,孔瞑心中估量一下,觉得不怎么稳妥。他没有在四人的身上察觉到威胁跟危险是没错,可是并不代表他们联合起来会对自己,没有威胁。那东西只有在他们合起来后才能察觉,现在单独这么看的话看不出来。

孔瞑知道自己不能栽倒在这里,不然等代自己的就是万劫不复,所以他不敢暴露,甚至不能冲动分毫。

那三个人对那长老的到来似乎也有些意外,有些恼怒的训斥道:“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你到这里来!”

脸色微微一僵,那长老扯了扯嘴,有些不敢看三人,小声的道:“是……是外边……”

“外边出的事你也通报进来?你是不想活了吧!”

还没等那长老说完,其中一个孔瞑不认识的啪的一下拍在了身边的石桌上,将上面放着的东西震动了几下子。

那长老被吓得一哆嗦,低着头一缩身子,不敢在继续言语。

看到他的样子,徐家家主的眉头明显一皱,对着那拍桌子站起来的人摆了摆手,“先别火,等他先说完。”

那人见到徐家主都这么说了,这才冷哼了一声坐了下去,不过在这里谁都能看得出来,如果说不出一个合理的来,只怕一顿收拾的免不了的了。

那长老明显也知道事情的严重,脸色禁不住的白了一分,不过一想到那事情的严重程度,应该不会被迁怒下来。

然而孔瞑在一边看的明白,不管怎么说,一顿收拾是那长老免不了的了。甚至他能想象,如果他真说出来,只怕被收拾的会更惨。

一想到自己之前的作为,孔瞑不仅摸了摸鼻子,心说这长老赶上他来扫荡,也真够倒霉的了。不过誰让他们培育那么多的呢?再说了,他可是给他们留了种的。

好人终有好报,孔瞑相信,自己以后绝对会有大收获大好处的。

那长老在一旁斟酌了好久,直到看着那三人有点不耐烦了,这才慌忙开口汇报起来。

开始倒是没什么,那三个人听着脸色不变气不喘的,可是随着那长老继续往下讲,他们三人的脸也开始起变化了,越来越黑越来越黑,直到最后都有了一种发紫的趋势。

孔瞑心中禁不住偷笑起来,却是有些可怜的看向了那依旧在喋喋不休骂着贼怎样怎样的长老同志。他相信,三人中某位急脾气暴脾气的人不会让他大失所望的。



吐鲁番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新乡男科医院
小孩为什么不爱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