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代表零剑星之刻第六百四十三章四维空间的相遇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17日

零剑星之刻 第六百四十三章 四维空间的相遇

天渐渐黑了下来,由于这里不是第二阶层,所以没办法让黛茜拿出更多有用的东西,眼下的情况很危急,不知道断星能够支撑到什么时候,必须尽快见到她。

“因蒂斯,你就不要参与进来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直接告诉我就好了。”卡缪尔没有让因蒂斯跟过来,一方面她的力量还不稳定,另一方面留下一个人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也好收场。

“嗯。”因蒂斯很听话,星寒完全不敢相信这是曾经与自己为敌想要毁灭整个埃尔里兰卡的家伙,看来裘德里兰正在让她往好的方面发展。

这里是兰封给裘德里兰贵族的城堡,它位于王之城的偏西方,再往深处就是一望无际的森林了。

“就在这里吧,这台机器能够监测你的身体状况,放心,我们会用魔力拖住你的生命线,不会让你真正死掉的。”黛茜打开了一台仪器,这是她的杰作,整个埃尔里兰卡只有这一台。

坐在座椅上,星寒可以感受到慢慢向自己身体汇聚的四股魔力,不能让她们对自己失望,断星一定要由自己去拯救!

“哧!”

短刀刺进心脏,仪器突然间声音大噪,警报声伴随着红光的闪烁响起,屏幕上的各项数值也统统进入了异常状态,星寒即将去往禁器的四维空间,接下来的就要交给守护他的五名少女了。

……

脑中烦人的警报声终于消失,星寒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另一副光景。

他正和一块石头漂浮在半空中,下面则是深不可测的虚空,没有错,这里就是断星的四维空间,他曾经也是出现在这样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大陆上。

“断星!”

“断星!”……

星寒从石头上不断地穿梭着,很快便找到了之前见过的大陆,这里的一切都是废墟,只是少了那个女孩的身影。

她常待的地方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星寒只好没入身后的森林,这里的森林很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这里找到断星的踪迹。

头顶不时飞过一两块硕大的岩石,它们遮住了太阳。突然之间,石头的飞行轨迹似乎快了许多,而且正如星寒所期望的一样离开了太阳,飞向远处。这时他才回想起来,以自己的魔力应该可以操控这里的东西,虽然它属于断星,不过好在断星属于自己。

星寒闭上眼睛,将自己的身体和这里的树木融为一体,耳边不断传来震动声,脚下的地面也略微起伏了一些。

“这样就行了。”

睁开眼睛,身前的树林已经自动向两边开辟了一条通道,而在那通道的尽头正趴着一名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孩,她的气息很弱,似乎很快就会从眼前消失一样。

“找到你了……”

断星的面色非常难看,她的身上环绕着令人胆寒的力量,这力量和今天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那股力量出奇的一致,果然是魔之翼在扰乱着一切的平衡。

“断星,我们该回去了。”

断星的身子颤抖着,她的右手上多了一个黑色的铭文,并且那铭文正在向胳膊延伸着,现在已经到达了肩膀的位置,有着往脖颈蔓延的趋势。

“魔之翼的禁力……”断星的声音很轻,她好像没有多少力气用来说话,星寒不知道她正忍受着什么样的痛苦,那一定是人类无法承受的,所以她才要让自己来帮自己承担所有的伤痛。

“告诉我救你的方法,现在就能救你的方法。”

“对不起,星寒……是我太没用了,如果我比魔之翼更强的话……”断星的左手紧紧地钉着右手,整个身子蜷缩成一个团,她不知道一个人在这里呆了多长时间。

星寒试着往断星的体内注入自己的魔力,但是很快便感受到从掌心传来的刺痛,那种痛楚直穿心脏,只是一秒他便将手缩了回来。

“不要碰我,否则你也会被或者过量使用添加剂对食用安全有影响魔之翼感染的……”

星寒反应过来,刚才自己感受到的那股痛楚正是断星一直以来承受的东西,这种感觉竟然折磨了她这么长时间,他突然发觉自己作为主人是那么的不称职。

“魔之翼到底是什么?”

断星忍住了疼痛,小声道:“她是第一把禁器,她的出现是完美的,但是……”

“他们弄脏了妾身的身体。”

一个妖邪异常的女声从身后的空中传来,星寒下意识地看向那空中,发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飘着一名有着和断星一样黑色长发的少女,她和断星的样子很像,但却还有一些区别存在,那少女的穿着更像是古时的公主,漆黑的洛丽塔和稍显俏皮的黑红色圆头皮鞋要比断星身上的连衣裙华丽上几百倍。

“你是……”

“星寒,不要过去,她就是魔之翼。”断星硬是抬起剧痛的右手拉扯住了星寒的衣服。

“魔之翼?!”

“魔王殿下,您不记得妾身了吗?”少女慢慢落在地面上,先是不屑地瞄了一眼趴在地上的断星,继而一步步靠近星寒。

“什么魔王殿下?”星寒被叫的一头雾水,茫然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让妾身稍微帮您回忆一下吧,只需要几分钟就足够了。”少女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拉起了星寒的左手,她的皮肤很光滑,要比一般人水嫩上很多,意识也不由自主地跟了过去。

“星寒……”断星的身体根本使不上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星寒跟着少女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不能跟她离开啊……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

“星寒……”

现实世界中已经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用魔力守护星寒的女孩们也纷纷开始感觉到乏力,她们不停地将星寒的意识维持在这一刻,魔力的输出一刻也没有断开过。

断星几乎失去了希望,她留不住被魔之翼控制了心智的星寒,如果自己死掉的话,星寒还有魔之翼和流隙陪着他,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被遗忘的禁器而已。

她越是这样想就越害怕,她无时无刻都想和星寒在一起,她才不希望星寒的身边是其他的家伙,可是又能怎么办呢?现在的断星就连自己的四维空间都无法控制,任凭魔之翼自由出入都没有办法,像自己这样没用的禁器干脆死掉算了,什么斩杀上帝,这种级别的禁力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给我从断星的世界里滚出去!”

一份熟悉的力量闪过断星的视野,那是自己的禁力,星寒还在使用着它,他没有被魔之翼控制!

“妾身的存在干扰到魔王殿下您了吗?”少女连退了好几步,好不容易才躲开了来自断星的剑气,看来她对星寒的攻击毫无防备,甚至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防御。

“我说了,我不是什么魔王,而且我迟早会找出把你从我的身体里赶出去的方法。”

“哦呀,魔王殿下可真是绝情呢,既然是您的命令,那么妾身就照做了,可是唯独一点妾身无法接受。如果没有魔王殿下的魔力源,妾身会重蹈三千年前的覆辙,妾身不打算再有那种记忆了……”

少女慢慢消失在断星的四维空间,同时停止了对断星的污染,她的脸色正渐渐恢复过来,不过被折磨了那么长时间的身体却还没有回到正常状态。

“怎么回事……”星寒不解地看着地上的断星,魔之翼的确停止了对断星的伤害,可是为什么?难道仅仅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吗?不可能,那家伙一定还有其他目的。

“呼、呼……”

断星如释重负地伸展开了肢体,她好久没有那么舒坦过了。

“怎么样,没事了吧?”星寒扶起断星,让她坐在旁边的树干下。

刚坐下的断星突然扑在了星寒的身上,她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和星寒商量关于魔之翼的事情,刚才她几乎丢掉了性命,如果再也见不到星寒的话实在是比魔之翼对她的禁力污染还要痛苦千倍万倍。

“先回去吧,萝丝和卡缪尔她们的魔力大概也快撑不住了。”

“嗯……”

<不p>意识渐渐回拢,黛茜也发现了魔力中出现的躁动,她知道星寒即将带着他的意识回到这里,这样看来他应该是成功了,果然相信他是个正确的选择,他从未让人们失望过。

“卡缪尔,梅萝,萝丝,可以了。”

放松下来的梅萝已经是满头的大汗,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如果星寒再不回来的话恐怕要出事的就是她们了。

胸口的刀伤慢慢被修复,黛茜的仪器非常厉害,连这种致命的伤口都能在瞬间修复。

“星寒,怎么样,找到断星了吗?”卡缪尔看着座椅上的星寒,他的血流了一身,一会儿免不了洗个澡了。

“嗯,暂时没事了,谢谢你们帮我。之后我要找断星说些话,不过她好像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黛茜,能麻烦你想些办法做出些禁器能够恢复禁力的东西吗?”

“k,包在我身上了,不过今天大概做不出来了,只能根据我的推理大概找出需要的材料,明天魔力恢复的时候再下手做吧。”黛茜可算是累得不轻,她是所有人中魔力最弱的,但她依旧用足了力气去帮助星寒进入四维空间。

“谢谢了。”

“梅萝,过来帮我一下。”

“哦,知道了,黛茜姐姐。”



无锡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惠州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东莞牛皮癣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