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案例

河南省人大代表受贿被审潜规则害了我和全家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07月16日

河南省人大代表受贿被审:“潜规则”害了我和全家

许多贪官背后都站着一个“贪内助”,“夫贵妻荣”注定只能是一场悲剧。  【本案导读】  10月29日上午,河南省濮阳市中级法院刑一庭公开审理京广铁路客运专线河南有限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正厅级)陈伯羽受贿案、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防治科原主治医师李惠受贿案。陈伯羽、李惠夫妻俩共同受贿,同堂受审。  检察机关指控:陈伯羽及其妻子李惠受贿总计500多万元,其中包括美金20.5万元、欧元8.5万元、价值11.5万元的金条一根,用于在上海购房、个人消费或转存占为己有。同时陈伯羽夫妻还有300多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出乎意料:丈夫无法接通  拜过佛,许了愿,走出布达拉宫,李惠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她掏出,习惯性地给丈夫陈伯羽打,报告她此刻的感受,让丈夫同她一起分享那种“宁静淡泊”的心情。  出乎意料的是,丈夫的无法接通。李惠拿过同伴的继续拨打,结果依然是无法接通。“他去哪儿了?不会这么快就出事吧?”李惠心头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正在这时,几个陌生男子向她迎面走来,快速将她打量后,亮出了工作证。“检察院反贪局的!”李惠大惊失色,叫出声来。之前那种不祥的预感得到验证,“丈夫真的出事了!”她无力地垂下头,泪水长流。  李惠的丈夫是陈伯羽,落马前系京广铁路客运专线河南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正厅级干部。刚过知天命年纪的他,正是仕途顺利,人生得意的时候,怎么就“出事”了呢?  事情还得从他的朋友说起。  陈伯羽有位朋友叫梁志刚(部队转业干部),二人相识于2001年。由于和李惠有同乡关系,梁经常找时任郑州铁路局总工程师、已是副厅级干部的陈伯羽办事。随着接触次数的增多,二人慢慢由普通朋友成了莫逆之交。  2005年,梁志刚成了个体户老板。为了搞到计划内的低价煤及外运火车皮,他一次次找到陈伯羽,在陈的帮助下如愿签到合同,并在实际运行中,得到陈周全细致的安排关照,轻而易举地挣了大把钞票。  深谙“知恩图报”之道的梁志刚,决定重金回报陈伯羽。但是顾虑到陈伯羽不会赤裸裸地接受自己的重金,梁志刚想了一个相对来说较为隐蔽的办法。  2005年4月的一天,他来到陈伯羽家中,将一张价值40万元的国债存单送到李惠手中。陈伯羽不在家,李惠本想和丈夫说一声再作决断,但转念一想,国债存单又不是现金,况又是好朋友送的,于是就收起了。  这是她第一次收受巨额贿赂,心里免不了忐忑。等丈夫回家后,她就把事情如实告诉了他。“以前,老陈遇见这事儿,肯定会让我把钱退回去。但是这次他没有吭声。”事后回忆,李惠将原因归结为在上海购房和儿子在国外上学需要钱。  “那时,找我办事的人可多了,但我都不为所动,一律按规矩来。”身陷囹圄的陈伯羽很为自己当年的清廉自豪。面对的采访,他坦言自己是个讲义气的人,更是个重感情的人,尤其是对朋友,能帮就尽量帮。正因为如此,他的廉洁防线轻而易举地被友情打开缺口,一发而不可收。  案发后,据陈伯羽交代,从2005年至2009年几年间,除收受梁志刚120余万元贿赂外,还收受石武客专施工单位贿赂500余万元。侦查谋略:外围查找行贿人  2009年初,陈伯羽因收受巨额贿赂,被群众举报至河南省检察院。该线索引起了主管反贪工作的副检察长兼反贪局长李晋华的高度重视,他迅速组织人员展开调查。很快,涉嫌行贿的主要人物梁志刚就浮出了水面。  然而,如何处置对待梁志刚,却是摆在李晋华面前的一道颇费思量的难题:“不对他采取强制措施,就不能防止案件出现串供的可能;而先对行贿人员进行立案,如果接下来陈伯羽案件遇到阻力,梁志刚案件就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然而,战机不容犹豫。在经过短暂而慎重的权衡之后,李晋华果断决定对梁志刚涉嫌行贿问题立案侦查,并随即对其采取了强制措施。梁志刚到案后,向检察机关如实交代了向陈伯羽行贿的犯罪事实。  在陈伯羽涉嫌受贿犯罪的问题中,大部分涉及的都是“石家庄———武汉铁路客运专线”中标的一些施工单位和个人。这些涉案人员出于各种思想顾虑和侥幸心理,或躲避调查,或到案后不愿如实作证,给案件侦查工作带来障碍。  据办案人员掌握的情况,某国有大型企业副总刘某对陈伯羽行贿7万美元。侦查人员调查核实时,刘某始终怀有侥幸心理对抗调查。在此情况下,办案人员依法对其采取了强制措施,最终刘某在大量事实证据面前不得不如实交代。  刘某案件的办理对其他涉案单位是有力的法律震慑,一直处于观望、躲避的单位和人员从中看到检察机关办理案件的决心和力度。  不期而遇:陈伯羽撞上“枪口”  在对外围进行调查时,办案人员发现,陈伯羽与一个名叫刘某某的单身女人关系甚为密切,且陈伯羽利用职务便利为其承揽了大量工程。于是,办案人员决定对其进行调查。  2009年5月8日早上,办案人员敲开了刘某某的家门。  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和刘某某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根据掌握的情况判断,该男子应该就是陈伯羽。  接触他吧

河南省人大代表受贿被审潜规则害了我和全家

,证据还不扎实,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突破不了,这个案子可能就要黄。不控制他吧,反贪局的侦查目的已暴露,已惊动了他,怕他潜逃或别的意外发生。“不期而遇”让办案人员一时有些为难。  由于事发突然,李晋华在获得情况报告后,立刻安排办案组组长潘军和反贪局主管侦查工作的副局长马维克赶到现场。  紧急分析案情后,二人决定趁陈伯羽的心理防御体系还未完全建立,在现场预审中将其拿下。  而在刘家,眼见情形不对,陈伯羽站起身,整衣理容,没事人似的就要离去。  “你叫什么名字?”潘军问道。  “我叫陈伯羽,是铁道部京广客运专线河南有限公司总经理,有事吗?”陈伯羽的表现极为“镇定自若”,回坐到沙发上跷着二郎腿,态度傲慢。  “我们是河南省检察院反贪局的,现在我是以检察官的身份和你谈话,希望你端正态度。”潘军严正地说。  陈伯羽一愣,随即放下跷着的二郎腿,端正坐姿,态度也有所缓和。  抓住转机,潘军对其进行了2个小时的预审,最终成功突破了陈伯羽的心理防线,使其交代了收受梁志刚等人160万元的事实。  而此时,李惠已被办案人员在西藏控制。她向有关人员打听丈夫的情况,竭力替丈夫遮掩,把往自己身上揽:“我丈夫是好人,那些钱都是我收的,他都不知道!”  然而,在事实面前,她所做的这一切,显得既可笑又可悲。她也许能预感到丈夫和她一样会“出事”,但她绝对想不到,丈夫会在其情妇家里,与办案人员不期而遇,撞到“枪口”上了。藏匿现金:从消防壁橱到炮弹筒  到案之初,陈伯羽并不愿意积极配合。潘军和其他干警就利用前期查询中获取的陈家在上海购置房产的信息,追根求源讯问购房款的来源。  陈伯羽难以自圆其说,不得不承认购房款有部分属于他人行贿。在此情况下,潘军迅速调整策略,适时将外围调查时掌握的信息资料抛出,陈伯羽一下乱了方寸,如实供述了所有问题。  收受贿赂后,有一个问题让陈伯羽夫妇备感苦恼,那就是收受的那么多钱该如何妥善保管。存银行,那么大一笔钱,很容易引起别人怀疑;放家里,保险柜的地方也不大。思来想去,陈伯羽夫妇想出一个绝妙办法,把保险柜放不下的大量现金,分别藏在楼梯旁的消防壁橱和一个一米来高的炮弹筒(装饰品)里。  这一招果然奏效。办案人员第一次到陈家搜查,只搜出了保险柜里的100多万元。后来,办案人员再次对陈家依法搜查,才发现了消防壁橱和炮弹筒的“玄机”,并分别从消防壁橱和炮弹筒里查获现金人民币100多万元、80万元。  “其实,我这一路走来还是很幸运的。”提起曾经的辉煌,陈伯羽掩饰不住内心的感慨。  1958年10月,陈伯羽出生在河南省民权县。下乡当过知青,自学考上中专。19岁又考上大学,以自身的努力和才干改变着自己的命运。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郑州铁路局。1982年,陈伯羽被任命为郑州北站总工程师,兼副站长。1994年,陈伯羽被调整到北站调度所当主任。2003年7月,调安康铁路分局任局长、党委副书记。2005年4月,被提拔为郑州铁路局总工程师,一跃成为厅级干部。两年后,再进一步,被任命为京广铁路客运专线河南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  随着手中权力的增大,找陈伯羽办事的人越来越多。起初,他还能保持着低调廉洁的本色。无数次,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提着烟酒,拿着钱物找到家里,陈伯羽都毫不客气地将他们拒之门外。他还对家人严格要求,有人来家送礼,不管是谁,一律不准开门。  采访中,李惠对讲了这样一件事。  “2007年,陈伯羽始任‘高铁’总经理,有次,单位有位处长来家找他。我按以往习惯将该处长挡在门外。但是,对方苦苦请求,不停地说让我进门吧。我看他头发都白了,平时也认识,心一软,就开了门。”进屋后,该处长放下一沓钱快速离去。李惠等丈夫回家,就把这事说了。陈伯羽大怒,让李惠将钱退回。当时,天已黑了,刮着风,但为了让丈夫息怒,李惠还是拿起钱走了出去,颇费周折地找到送钱人家中,将钱如数退回。  案件侦查中,检察官还在一个笔记本中发现陈伯羽退回二十几位行贿人钱物的记录。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清廉的干部,却在所谓的友情之下,放松了警惕,放任了贪欲。各种卡片:“卡”断幸福生活  看守所里,李惠以泪洗面,悔不当初。她常常发出这样的感叹:“我不缺吃、不缺穿、不缺钱,啥都不缺。我为啥要收他们的钱?是我把丈夫给毁了,他那么好的一个人,这一摔,可把我们都摔死了。”  虽然李惠的话有些偏激,但在其夫陈伯羽的嬗变过程中,她的确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曾经,李惠也是一个生活俭朴,低调本分的人。采访中,不止一次听到李惠勤俭持家,简省节约的事例。  在陈家附近,有条街叫幸福路。那里有个马路市场,李惠勤俭持家,买鸡蛋时选购一些有裂缝的蛋,因为其价格便宜,回家做菜要不了几天就吃完了。李惠的很多衣服也都是在那个马路市场购买。“一件几十块,最贵不过百八十块钱,现在穿的这条裤子就是在幸福路买的。”在看守所,李惠指着身上的裤子告诉。  然而,低廉的衣物并没妨碍她贪欲的膨胀。随着孩子的长大,李惠无时无刻不想着让儿子出国上学,给儿子在上海买套房子,帮孩子结婚成家。但她仍然对钱不感“兴趣”。她怕钱咬手。所以,当行贿者揣测其心理,为她奉上一张张银行卡、消费卡、购物卡时,她几乎没有犹豫就收下了。  从此,她的生活发生了质的变化,用她的话说:“卡里的钱是有时效性的,过期作废,得赶紧把它花掉。”卡里的钱被花掉了,李惠的幸福生活也随之被“卡”断了。  掩案沉思,想起“夫贵妻荣”这句老话。对贪官及其家人来说

,因贪官掌了权、有了位,便往往“夫贵妻荣”。查看贪官档案,许多贪官背后都站着一个“贪内助”,她们不仅对丈夫的腐败行为视而不见,而且还同流合污,赤裸裸地帮助丈夫受贿、索贿、转赃。但是,众多贪官的落马也充分表明,“夫贵妻荣”注定只能是一场悲剧。  庭审中被告人陈伯羽、李惠对检察机关的指控供认不讳,并向法庭表示认罪服法。  庭审即将结束,陈伯羽在最后的陈述中忏悔说:“我是濮阳选区选出来的省人大代表,今天又是在濮法接受审判,我对不起濮阳人民对我的信任……把家庭的幸福建立在腐败的基础上,我和妻子步入了一条腐败‘家庭化’的不归路,是友情打开了我贪婪的缺口,是人情和行业内的‘潜规则’害了我和全家……”

来源:

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