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理赔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理赔

灵能骑士 第五章 收获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灵能骑士 第五章 收获

做好趁火打劫的决定,艾德径直闯入议事厅后面,此时这个临时的大营已经人去楼空,老班迪组织的队伍主体是由几个村的民兵们,加上一些流浪人员和少量的不入流雇佣兵,大战将至,根本没有留下什么守备人员。

“怪不得那三个家伙准备打劫之后再逃走呢,这里完全不设防嘛!”艾德推开一件储藏室的大门,实际上心中已经开始失望,这种松懈的防备固然给了有心者可乘之机,但也说明肯定没有什么好东西会留下。

可能是突如其来的战争打乱了很多人的计划,储藏室里还没有遭到大的洗劫,架子上散乱堆放着不少兵器,除了一部分锈蚀损坏的之外,大多数都可堪一用。

艾德不知道他所处的罗兰王国虽然受到了隔海相望的英吉尔的侵略,但战备物资和普通兵员不缺乏,唯独缺少的是骑士级的战力,在战场上,一名骑士带领的百人队伍往往可以击溃数倍于自己的敌人,除了骑士本身强大的战力之外,强者的号召所产生的士气因素也很重要。

艾德一眼扫过去,心中略有失望,“果然没有宝箱什么的啊!”他想起先前刻印曾经不需要自己接触就初步鉴定了老骑士手中的宝剑,于是再次尝试集中精神一件件看过去。

“基本完好的单手钉锤,普通级,无附加属性。”

“基本完好的投掷手斧,普通级,无附加属性。”

不出所料,大多数都是普通货色。艾德很快放弃了大海捞针的想法,这种鉴别方式不仅耗费精力而且每件都要盯住两三秒,很费时间。

艾德挑选了一只普通匕首塞入裤腿,但对于架子上最多的长剑却不喜欢,这种普通士兵广泛使用的兵器剑刃轻而薄,适合突刺,但用来劈砍的话却十分脆弱。

艾德不禁想念起老骑士班迪腰上的那柄阔剑。“拥有稀有级宝物的老家伙身家估计比想象中还要丰厚啊,也许年轻时确实是个人物呢!”

脑中想的很美好,但现实很残酷,兵器架子上没有趁手的阔剑,艾德还没死心,把目光放到最角落那一堆兵器中,密密麻麻的蜘蛛证明很久没有人来打理过了。

“不试试看怎么行,通常宝物都在这种不起眼的地方蒙灰,等待自己真正的主人啊!”艾德随手从边上拿起一杆短枪,准备扫除那些碍事的蜘蛛,然后他愣住了。

“发现稀有级宝物,蔷薇之枪,附带属性命中。诅咒:降低幸运。枪身上用如尼文写道:破魔与必灭?不!自古枪兵幸运e!”

初始的震惊过后,艾德看向手中准备用来驱除蜘蛛的宝物,这杆抢很奇怪,长度差不多和自己身高相当,比起正规的长枪可短了许多,自己也是拿来顺手才选中这把的。

枪头与枪身都是用同一种不知名的金属做成的,抓在手里凉凉的,随手掂了掂,不如想象中沉重,却比木质的长枪更稳重。枪杆中部有暗纹,通过巧妙的按动旋转可以缩短长度便于携带。

再仔细看刻印给出的鉴定,居然是稀有级的,与老骑士手中那把宝物一样等级,但附带属性只有一个,但命中这种属性想来应该十分的实用吧。至于后面那个,“刻印,这诅咒是怎么回事,可以想办法驱除么?”

“本世界宝物分为:普通级,仅仅拥有物质本身所带来的能力。稀有级,由于不知名原因而产生了额外的属性,在使用者运用过程中会产生额外的帮助,但作为平衡,往往都伴随着诅咒,无法消除,可以通过寻找克制该诅咒的宝物或者减少使用次数来缓解。其余级别物品等待宿主发现。”

艾德想了想,还是决定带上这件诅咒之枪,毕竟是稀有级的宝物,大不了尽量少使用吧,枪兵什么的一看就是炮灰,自己才不会以此为职业呢,要是能拿到老骑士的宝剑就好了,就是不知道那上面附带着怎样的诅咒。

至于角落那一堆,艾德稍微花了一点时间证明了听来的故事真的不可信啊,被扔在角落的都是锈蚀或者损坏的垃圾。

就这样,带上蔷薇之枪与匕首,艾德悄悄离开了大营。战斗在村头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厮杀声冲天,但如果仔细聆听的话会发现,传来的声音主要以谩骂为主,却很少兵器交击之声。

不知道前面现在是什么情况了,艾德虽然很好奇,但也知道,现在保命最重要,于是选择了村子东边的树林钻了进去。

这片小树林位于战场的一侧,虽然有不少小径,但战马很难在里面奔驰,所以大部队即使败退也不会选择这个方向,顶多是零散的逃兵。

艾德在树林里奔行了一会还是忍住不心里的好奇,绕了个圈,选择了一颗高大的乔木,三两下爬了上去,远远望向战场,凭借一片片闪烁的火光,将两边人马尽收眼底。

英吉尔一方人数没有之前山里斥候报告的那么多,肯定没有五百人,不知道是不是发现斥候之后赶来突袭的精锐部分。

从艾德的位置望过去,处于队伍后部的很多士兵都依靠着枪杆抓紧时间休息,更有甚者,一些人还在偷偷啃着没吃完的干粮。看来连夜突袭又被提前发现,这支队伍还没有恢复到最佳的状态。

再看自己这边,虽然人数较少一些,但以逸待劳,在体力上要胜过对方。两阵中间。

老骑士班迪骑在一匹黑色大马上正与对面首领叫阵,虽然隔着很远,听不清两人的话语,但艾德敢肯定这老家伙一定是在用语言激怒对方。

虽然老骑士行事经常随心所欲,而且祸害领民,但他在战场上的本事也和他的名声一样令人恐惧,五个村子的领地从来没有常备兵,也不像有的镇子请得起雇佣兵,只靠老骑士一个人的名声震慑就从来没听说过山里强盗来劫掠过的消息,这些恶棍再饿也只敢欺负一下过路的旅人或行商。

像之前被艾德干掉的三个山里人,逃到这里后还想偷偷重操旧业,被之前的艾德撞见给教训了一下,也不敢把事闹大。

此时两支队伍的首领可不只是在骂阵而已,在言辞交锋的同时他们也在互相观察对方判断实力。

敌方的首领也是拥有骑士实力的家伙,这没有出乎老班迪的预料,而他自称成名多年的无畏骑士,也并不是自己为了炫耀而胡扯的头衔,纵横北疆数十年,手中的宝剑曾痛饮上千异族的颈中热血。

但是连续三个儿子的战死让他心灰意冷,带着一身伤病回到了自己受封的领地,眼前的敌方骑士是近几年来难得的大敌,放在以前,自己还不曾将这种初出茅庐的小辈放在眼里。但如今,上下马时不再干脆的动作以及憋在喉咙里的一声声咳嗽都在提醒自己日暮西山啦!

敌方骑士此时也在凭借灵能探测对面老骑士的力量等级,虽然情报表示这一带没有罗兰正规骑士驻守,唯一的阻力就是当前这个年老体衰的老家伙,但看他的气势绝对不是可以轻视的对手,甚至从对方未出鞘的宝剑以及闲庭兴步的姿势来看,这家伙头盔下的目光一定在蔑视自己啊!

“老家伙!可别逞能啊,赶紧带着你胯下的老马独自逃命去吧,否则今天你就将粉碎在英吉尔第二骑士团前进的铁蹄下!”英吉尔骑士开口叫道。

“什么见鬼的第二骑士团,不过是你们那个狗屁大臣意淫出来的玩具罢了!当初在北边,要不是你无畏骑士大爷好心援救,你们那个皇家骑士团早就被异族给打散了,那会你估计还在你老妈裤裆底下玩泥巴呢!”

防卫一方的部队发出一阵哄笑,英吉尔骑士想要激怒身经百战的老班迪,无疑是自取其辱。

皇家骑士团近十年深陷北方战争,但却一直是国内每个英吉尔人的骄傲,新成立的第二骑士团成员更是将其当作最崇敬的偶像,老骑士的言词无疑碰到了他心中的逆鳞,狂吼一声,英吉尔骑士催动战马,挺枪直刺过来,后方士兵看到自己首领突然发起冲锋,也一哄而上跟了上来。

无畏骑士班迪轻蔑一笑,年轻人在战场上还是太嫩了,两位骑士相距百步,对于训练有素的战马来说,飞速奔驰不过几个呼吸,但面对来敌,老班迪从容有余,两腿轻轻夹了一下陪伴自己多年的战驹,配合默契的老马也开始加速并调整方向,保证两骑汇聚时自己的主人能有从容一击的空间。

老班迪双手拔出宝剑,随着战马的起伏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并调动起全身灵能,曾经修行到顶峰的高阶灵能虽然抵不过岁月摧残而有所下降,但一旦主人再次催动,一瞬间爆发出极强的能量,一股纯白色的烈焰包裹住一人一骑,从全方位加强了这对伙伴的力量。熟悉的感觉让战马兴奋不已,一声长嘶,速度再次飙升,它知道,自己的主人又要像多年前在战场上痛饮敌人的鲜血了。

福州十佳男科医院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治疗方法
动脉硬化血管弹性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