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理赔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理赔

一br青霓在房间里的梳妆台前坐着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青霓在房间里的梳妆台前坐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身新娘妆,脸上闪过了一丝嘲笑。
母亲在她身后,为她盘起最后的一缕头发。
红头盖巾,在梳妆台台面上,静静地躺着,它像是等待着女主人的青睐,安静地躺在那里。
青霓面无表情地任由身后的母亲为她梳妆,两眼空洞无神。
等母亲为她盘起最后一缕头发,离开她走出房间。青霓神情发呆一般地坐在梳妆台前。
外面,迎亲队伍已经来到。鞭炮声、锁呐声,锣鼓声,人声,一片热闹的景象。
媒人婆满脸堆笑,搔姿弄首一摇一摆地叫喊着青霓的名字。旁边围观的青年,对着媒人婆喊叫:
“十三姑,啥时候给我也介绍一个。”
“十三姑,你做我的婆娘,我想你。”
“我要细腰丰臀,能生娃的就行。”
“给我也带一个呗!”
媒人婆笑着不搭理,两眼眯得只剩一条缝,语气带着嘲笑,说:“去去,瞧你们这样子,一辈子只能打光棍。”
刘老汉躲在柴房里,抹着泪。外面的热闹,对他来说,像是一场噩梦。他不愿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人,躲在柴房里。
青霓对着镜子看看自己,脸上显出一丝微笑,这笑,让人看着心寒。她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把一把暂新的剪刀,藏进怀里。随手拿起桌上的红盖头巾,把自己盖住。
在母亲的陪伴下,青霓走出自己的房间。媒人婆看到,脚步轻快地走上来,帮着青霓的母亲,扶着视线被挡住的青霓,往花轿走去。
人群中已有人低低地私语。
“多好的姑娘,唉——”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可惜了。“
“这世道,真让人寒心。“
青霓上了轿。媒人婆一声“起轿”,轿夫抬起了花轿,在送亲队伍的助乐声中,缓缓地离开。母亲在花轿离开的时候,偷偷地抹了泪。

七十五岁的秦老爷,一身新郎官的装束,胸前一束大红花格外显眼。站在自己的大门外,在一群亲朋好友见证下,迎接自己即将到来的第四房姨太太。他的儿子——秦军。此时正躲在书房里,神情痛苦地撕着一本书。
迎亲队伍慢慢地出现在秦老爷的眼前。
一脸皱纹的笑容,胸前的大红花在急促的呼吸下,微微地颤动着。
轿停,轿夫把花轿抬好,媒人婆从花轿里牵出新娘。跨过轿,新娘顺从地伏在媒人婆的背上。媒人婆吃力地背着新娘,从秦老爷的面前走过。
大堂上,管家已安排好了拜堂仪式。
秦老爷脸上挂不住的笑容,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来客。在众多来客的见证下,秦老爷与新娘拜了天地。
新娘被领到婚房,秦老爷一个人在酒席上,不服老地与来相贺的客人,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一直到来客一一离去。已有醉意的秦老爷,在管家的相扶下,来到了自己的婚房。
秦军在走廊里,看到一脸醉意的父亲,神情厌恶地看着父亲走进婚房。他迅速地走到自己的厢房,从衣柜上面拿下一个箱子,打开箱,一把已经上膛的手枪紧紧地握在手里。
青霓听到开门声,手里紧紧抓住床缘布,身体微微地颤抖。
管家把秦老爷扶到桌子旁,倒了一杯茶,在秦老爷的示意下,唯唯诺诺地退出婚房。房门关紧,秦老爷解开胸前的大红花,嘴里吐着酒气,在房间里来回走着。
青霓看不到眼前的一切,心里紧张地等着事情的发展。她摸了摸枕头底下的剪刀,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秦老爷从桌上摆放着的酒壶里,往杯里倒了两杯酒。笑着端起来走到青霓的身边,满脸皱纹,醉态明显。
“霓儿,老夫今晚失礼了。”秦老爷语气爱慕地说。
青霓不说话,一只手摸着枕头下的剪刀,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床缘布。腿不自觉地并紧,身体条件反应地往床头一角缩了一缩。
处于醉意中的秦老爷没发现青霓身体上的细微反应。
嘴里不断地散发出让人恶心的酒气,慢慢地靠近青霓。
秦老爷在床上坐了下来。一只手拿着两酒杯,另一只手慢慢地伸过去,把青霓头上的红盖头巾掀开。
已被布遮盖一天的青霓的眼睛,现在失去障碍物的阻挡,外界的光线,一瞬间刺痛得睁不开。她习惯了一下,才慢慢地看清眼前醉意丑陋的秦老爷,此时,他正满脸堆笑,两眼色迷迷地看着自己。
青霓一脸厌恶,接过从他手里递过来的酒杯。秦老爷示意地向青霓敬着酒,轻轻地碰了杯。秦老爷快速地喝完他手里的酒,在空中倒放杯口,像是告诉青霓赶快喝完,他要和她一起享受最美的时刻。
青霓手里端着酒,看着眼前的秦老爷,迟疑地坐着。
她把酒杯放到嘴边,闻了一闻,一股刺烈的气味,让她瞬间感到难受。她轻轻地抿了一口,在一旁等不及的秦老爷,此时用手帮着她把酒杯里的酒快速地往口里倒,一边倒一边笑。青霓闭着眼,烈酒穿过喉咙进入到胃,青霓一阵恶心。秦老爷兴奋地抢过青霓手里的空杯子,丢到地上,一脸猴急地扑向青霓。
一时间,青霓极力地反抗着。处于酒醉状态的秦老爷以为是青霓在挑逗自己,更加卖力地想要征服她。他不断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和青霓身上的衣服。苍老的年龄与身体,在酒意与本性的驱使下,秦老爷此时,并不比任何一个新婚童男差多少,是那么渴望,那么激烈。
反抗中的青霓,手再次摸到剪刀,她慢慢地从枕头下拿了出来。
秦老爷还处于征服青霓的兴奋之中,完全没有发现青霓此时手里的剪刀。青霓被秦老爷压在身下,身上的衣服已被撕破,青霓咬了咬牙,手里的剪刀迅速地扎向身上秦老爷的后背。秦老爷惨痛地叫了一声,从青霓的身上滚了下来,一直掉到地上。
青霓衣裳不整地坐在床上,双手紧紧地握住剪刀,眼神受惊一般地看着倒在地上挣扎打滚的秦老爷,身体不断地颤抖着。
秦老爷被这一伤害,醉意瞬间醒了几分,他用手摸了摸伤口,鲜血沾了手,他看着满是鲜血的手,两眼充满了愤怒,在害怕畏缩的青霓面前,把缠在身上的衣服一扒而光,只穿着裤头往青霓扑过去。
青霓被已经处于愤怒的秦老爷抓过手里的剪刀,丢在地上。失去武器防备的青霓,如同一只掉进陷阱里的猎物一般任人宰割。秦老爷愤怒时的力气不知从哪里来,让青霓无从反抗,秦老爷死死地压住她。
陷入无助绝望的青霓,在秦老爷的身下,继续地反抗。她激烈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躲过秦老爷凑过来的满是酒气的嘴,秦老爷一时无法征服青霓,一时间,心里更加愤怒,他用力去煽着青霓的脸庞,一只手紧紧地掐住青霓的脖子。青霓一时间透不过气,表情痛苦地挣扎着。
突然间,房门被人踢开。一个年青的男人,满脸愤怒地走了进来。他来到秦老爷的床前,看着还在流血的秦老爷正把处于崩溃的青霓压在身上,动作激烈地与还处于微弱反抗的青霓挣扎着。年青人从腰间掏出手枪,枪口对着秦老爷的脑袋,声音凄惨的叫一声:“爹,儿子对不起你。”一声枪响,秦老爷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衣裳已被撕得破碎的青霓惊魂未定,脸上沾满从秦老爷头里贱出的脑浆与血的混合物,颤抖地躲在床头一角,两眼哀求地看着还处于开枪状态中的年青人。
年青人神情痛苦地流着泪。收回手枪,随手从地上拿起秦老爷丢在地上的衣服,往青霓身上盖。青霓害怕的躲着,推搡开要来拉自己的年青人,年青人情急之下下手迅速地往青霓后颈敲去,受到重击的青霓晕了过去。年青人抱起她,迅速地离开房间,往走廊的另一头跑去。
听到枪响的管家,来到秦老爷的婚房,走到倒在满是血迹的床上的秦老爷身边,用手探了探秦老爷的鼻子,已无气息。在屋里陷入一片混乱的打手,焦急地等待着管家的吩咐。管家看着血泊中的秦老爷,叹着气,挥手制止蠢蠢欲动的打手接下来的所有行为。

秦军开着汽车,车后座上,青霓一脸安静地睡着。
他来到郊外的一处废弃的农房前停了下来。下车打开后座车门,小心地把青霓抱了出来。
走进屋里,在一张略显干净的床板上,平放下还处于沉睡中的青霓。他疲惫地在床沿旁的地上坐了下来,靠着床梁,抬着头望着平房梁上的蜘蛛网出神。
青霓醒过来,当她睁开眼,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并不熟悉的地方,神情恐惧地四处张望。当他看到床边的一个男人,正处于沉睡中。她害怕地坐起来,退到床的另一边,身体上的痛还在,脸上的血迹也没有擦去。
她看着熟睡的男人,小心地等着他醒来。
秦军好像做了个噩梦一般从沉睡中惊醒。他眼神飘忽地往四处看,当他看到退到床另一边眼神惊恐的青霓,舒了一口气。
“你是谁?”青霓两眼惊恐的看着他,声音紧张害怕地问。
“我叫秦军。”秦军善意的语气,使青霓紧张的神情稍微放松。身体条件反射一般警惕地防护着自己,看着秦军语气疑惑地问:“是你救了我?”
“是的。”秦军说。
“你为什么要救我?”青霓不解地问。
“不为什么。”
青霓一脸疑惑,自我防备地退了退身体,好像退多一点距离,眼前的男人想对自己侵犯的行程就远一点。
“你不为什么救我?”青霓分秒防备着眼前的男人,目光烔烔地看着他。
“你想知道原因?”秦军略沉吟一会,神情自然地问。
“嗯。”
“要说起来,时间很长。不过,我现在不对你解释什么,如果你愿意,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到那里,我会详细地跟你说明我为什么要救你。”秦军说,一只手向青霓伸过去,象征着向青霓表达他并没有恶意。
青霓仍然充满疑惑,不敢接受秦军向她投过来的友好之情。身体仍然处于防备的状态,两眼聚焦一般地看着秦军。
“你不要害怕,我并没有恶意。如果我对你有非分之想,估计也不会等你醒来,更不会想去救你。”秦军继续向青霓投去橄榄枝。
“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青霓声音颤抖地问。
“我也不能一时让你相信,现在只要你愿意随我来,我会把一切告诉你。”秦军继续说,一边耐心地等着青霓对他卸下防备。
青霓看着一脸并无恶意的秦军,犹豫了一会儿,身体不自觉地向前移动。慢慢地走下床,随着秦军的身后,走出屋里,来到门前的汽车旁。
秦军为她打开车门,见到青霓还与他保持距离地站着。自己打开驾驶座的车门,迅速地钻了进去,关好门,耐心地等待着。
秦军在车里等了一会,青霓才慢慢地坐上后座,关好门。秦军一言不发地踩着油门。
汽车一路颠波,走了好久,来到一片坟草丛生的荒山野地。秦军把车停在一个小山坡附近的一块平地上。打开车门,独自往前方的一个小山头走去。
青霓看着秦军远去的背影,也慢慢地从车上走了下来,远远地跟在秦军的背后。
秦军在一座已长满杂草的没有墓碑的坟前坐了下来。
青霓站在离他两米开外地方,秦军看了看她,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青霓不知道,摇了摇头。
秦军沉吟一会,清了清嗓子,说:“这一片地里,长埋着没有名字的人。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但不敢说出来。因为怕说出来,会有人来打扰他们的安静。”
青霓不知道眼前的人要对她说些什么,每当秦军对她发问,她都茫然地不断摇头。
秦军看着她,不紧不慢地说着他知道的一切。
“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里,因为我知道,有一个人你一定熟悉。只不过,这个人,现在就在我旁边的土堆里长眠。也许,我不应该告诉你他在这里。因为他曾经嘱托我,如果他不在这个世上,要我代替他去照顾你,我曾经也很渴望变成他去照顾你,自从看到你被我父亲抢去,我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自私。想了很久,才有勇气把这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你。”秦军说到这里,看到青霓脸上有了变化。不再是惊恐,也不再是疑惑,好像在回想着某一件事,或者在想念某一个在她脑海里存留很久,但因长时间不相见而渐渐记不起他的面容。青霓陷入痛苦的神情中。
“看到父亲对你的所作所为,我已经无法再忍。我恨自己自私,也恨自己懦弱,没有勇气早点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你。让你受到我父亲的侵犯。”说完,秦军自责地拍着自己的脑袋,抓狂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青霓看到秦军的举动,一时间内心中卸下之前对秦军所有的防备。走到他身边。安慰着他说:“你冷静一点。我若没有你搭救,今天也难逃一死。”青霓说完,秦军痛苦地抬起头,两眼泪花地看着她。
“谢谢你今天救了我。”青霓眼里对秦军充满感谢。
秦军对青霓不再防备自己,内心的愧疚感如毒药一般,不断地侵袭着他,憋在心里的真相,一刻都不能容缓要说出来。青霓默默地在秦军的身旁坐了下来,听他慢慢的向她讲述她所不知道的事。
微风吹拂着野草,发出沙沙的声音。荒山野岭里,秦军慢慢地把事情的真相,不再隐瞒地告诉了青霓。
时间,悄悄地过去。

十年前。
秦府,秦老爷正在中堂里,神情悠闲地抽着旱烟。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附在他耳边,说:“老爷,安家有人求见,正在门外等着。”
“叫他进来。”秦老爷不紧不慢地说。
管家退了下去,不一会,带了一个中年男子进来。只见来人他手里提了一箱东西,神情紧张,脚步匆匆地跟在管家的身后,来到秦老爷的面前。声音急切地说:“秦老爷。”

共 26747 字 6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青霓姑娘出嫁,脸上不但没有一点喜庆的气氛,反而面无表情,两眼空洞,而且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把暂新的剪刀藏进怀里;父亲的洞房里,儿子亲手举枪杀死了父亲,带着惊魂未定的新娘逃走。这是怎样的一桩婚姻?背后隐藏着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作者富有磁性的笔锋,吸引着读者一路读下去。一个个饱满感性的主人公,栩栩如生地站在了面前,演绎出一幕幕动人心魄的画面。作品布局合理,语言流畅,内含丰富。感谢赐稿,推荐共赏!【编辑:海淼】【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 2902】
1 楼 文友: 2016-0 -28 15:02:49 拜读念语文友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好作品,创作愉快,事事如意!
2 楼 文友: 2016-0 -29 08: 5:11 恭喜念语文友作品加精,期待精彩继续!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 -29 09:17:56 谢谢老师,
 楼 文友: 2016-0 - 0 12:21:4 感谢网络使我们成文友,你飘香的文字使宏声一个又一个赞!
回复  楼 文友: 2016-0 - 0 17:19:42 感谢文友宏声的夸赞。出现阳痿后应该怎么治
衡水癫痫病医院
大庆中医白癜风医院